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注册新用户 | 忘记密码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读者论坛
封面人物 | 政要人物 | 人物推荐 | 焦点人物 | 一方人物 | 论坛人物 | 人物资讯 | 大家人物 | 金融人物 | 商界人物 | 创业人物 | 感动人物 | 慈善人物
女性人物 | 华裔人物 | 元首人物 | 军事人物 | 时尚人物 | 收藏人物 | 体坛人物 | 草根人物 | 艺术人物 | 历史人物 | 时事资讯 | 健康人物 | 邮箱登陆
    站内搜索: 新闻内容    期刊人物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郑守仁 把金色华年留在三峡
郑守仁 把金色华年留在三峡
2010-10-21 13:24:21     编辑:yuxuantang   文字大小:【】【】【】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郑守仁主持过乌江渡、葛洲坝导截流设计、隔河岩现场全过程设计,主持三峡工程单项技术设计、招标设计、施工图设计。对葛洲坝大江截流、二期高土石围堰设计技术上均有创新。他长期驻守工程施工现场,不断研究施工中与设计有关的技术问题,并及时加以解决。他为隔河岩工程质量优良、提前一年发电和三峡一期工程施工、大江截流及二期围堰设计做出了突出贡献。



葛洲坝首斩长江

凄风苦雨的1940年,郑守仁出生在洪患频繁的安徽淮河岸边。“我出生在淮河边,那里经常发大水……”目睹着乡亲为水所累、颠沛流离的惨状,郑守仁自小就暗暗立下志向,要让洪水不再肆虐,让百姓不再遭殃。

1963年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23岁的郑守仁从华东水利学院毕业来到长江委,跨入了治理开发长江的行列。在他参加的第一个水利工程——陆水水利枢纽建设工地上,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的入党誓言“为党的事业奋斗终身,为长江——母亲河献出毕生的心血”,伴随他踏遍青山绿水,至今无悔。

1974年,郑守仁风尘仆仆从贵州乌江渡来到葛洲坝工地,担负起导流围堰和大江截流设计的重任。当时正值“文革”后期,工作和生活条件异常艰苦,工地有句顺口溜:“住的是芦席棚,餐餐‘瓜瓜椒’(南瓜和辣椒),十里工区路,天天两腿走”。

在导流围堰施工的几个寒暑,郑守仁几乎天天蹲在现场。办公住地离现场有五、六里路之遥,郑守仁每天至少跑一趟,大多时候是每天两、三趟,风雨无阻。施工进入最关键阶段,郑守仁干脆昼夜“泡”在工地。头班的工人下班了,他又参加第二班的施工,当第三班来接班时见他还在工地,工人们都从心底里佩服这位科学家。

郑守仁有一本特殊的“日历”,它上面没有节假日,没有白天黑夜。如果按8小时一个工作日计算,他全年的工作日远远超过365天。他已记不清有多少个新年除夕是在工地“对付”的,他只记得有一年除夕,同在工地的妻子与他隔江相望,不能团圆。他也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不是蹲在现场,就是在前方办公室审阅文件、图纸,他只知道白天没有干完的工作晚上接着干,今天的事不能拖到明天。如此超负荷、高强度的运转,不是一年、两年,而是三十余年了。一名高级领导干部、一位工程院院士,在工地现场工作这么长时间,这在全国水利系统中也属罕见。

葛洲坝大江截流是一道世界级难题,全世界都睁大了关注的眼睛。郑守仁率领技术人员奋力攻关,苦苦探寻破题良方。1981年的冬天,寒风彻骨,惊涛拍岸,郑守仁在堤头整整守了一周。最终,他提出的“钢筋石笼”龙口护底方案在众多设计方案中脱颖而出,大大减少了进占抛投料的流失,确保了大江截流一举成功。人类首次腰斩长江,世界为之震惊。

1986年秋,清江隔河岩工程匆匆上马,设计任务火烧眉毛。时任长江委副总工程师、隔河岩工程设代处处长的郑守仁和同是工程技术人员的爱人高黛安索性在工地“安营扎寨”,夫妻俩住进了一间简陋的办公室。里面除了简单的床铺,没有电视,没有煤气灶,更没有淋浴设备。夫妻俩天天吃食堂,有时从工地回来误了吃饭,就泡两包方便面草草对付一下。宜昌距隔河岩不过几十公里,2个多小时就可到达,又有便车接送,但郑守仁和爱人却很少回宜昌的家。有一次大雨倾盆,他亲临工地检查,差一点被大水卷走;还有一次在导流隧洞里,他像壁虎一般贴在洞壁才躲过了一场劫难。一晃,7个春节夫妻俩就在工地囫囵过了。

1993年的5月,隔河岩电站首台机组安装基本就绪,提前发电指日可待。但好事多磨,工区突降大暴雨,几天几夜不停歇,水库水位猛涨。汹涌的江水漫过大坝,保护厂房基坑的电站尾水叠闸门严重漏水,若不及时排除险情,厂房基坑的损失将不可估量。

哪里有险情,哪里必有郑守仁。连续几个日日夜夜,郑守仁一直坚守在现场,忙得团团转。本来郑守仁的鼻孔就已出现流血,连续、紧张的抢险使他的鼻腔出血越来越严重。最后,他竟昏倒在现场。经领导和同志们再三劝说,郑守仁才住进了医院。医生诊断后埋怨道:你的血管快破裂了,再拖延一点时间,后果不堪设想!郑守仁人在病房,心却牵挂着隔河岩,病情稍稍好转他便“溜”回了工地。

隔河岩工程一次蓄水成功,提前半年发电,郑守仁作为功臣,被授予工程技术人员唯一的“隔河岩工程特殊贡献奖”。

三峡工程震惊世界

奔腾的长江如一匹脱缰的野马,它怎肯轻易受人摆布,甚至几次被拦腰截断,郑守仁却带领着自己的团队成功地驯服了它,求出了这套“世界水电难题题库”中的每一个解,逐步建成了堪称“全球一号水电工程”的三峡工程。

三峡无小事,任何一点微小的纰漏都有可能带来不堪设想的后果,国内外众多挑剔的目光始终盯着工程的进展。然而,三峡大坝最终稳稳地矗立了起来,这其间不知花费了郑守仁多少心血。

右岸一期土石围堰优化设计,是进军三峡的第一仗。围堰是右岸一期工程的生命线,也是施工准备阶段的重点项目。一期土石围堰建设的成败或快慢,不仅直接影响着右岸工程的进展,更关系到大江截流准备的整体计划安排,必须确保首战告捷。围堰的基础地质条件是粉细砂层,它强度低、易液化、易发生流土型的渗透破坏等不良性状,是围堰施工的“禁区”。一般工程采取的对策是进行全面清淤,以保证围堰安全运行。然而,三峡工程一期土石围堰轴线全长2500多米,围护基坑面积75万平方米,在如此大的范围内采用传统的清淤方法,不仅投资巨大,而且工期拉长,势必严重影响整体计划的安排。郑守仁最先考虑的是土石围堰设计方案的优化问题,这是成败的关键。

郑守仁凭着长期工程实践的知识积累,深思熟虑后提出:采取排淤挤淤的办法,将一期土石围堰直接建在粉细砂层上,这样便可赢得时间,缩短工期,并可节省工程投资。他将这一设想提出来和有关专家及导流设计人员共同讨论,反复研究,还组织土工科研人员进行多项试验,最终提出了“内堵外排,保留粉细砂”的处理方案,比较全面地处理好了堰基粉细砂。在围堰施工实践中,又遇到了堰基块球体和强风化岩石坚硬团块等不利地层,给围堰防渗造孔带来了困难。这些想不到的困难及问题出现后,郑守仁和有关设计人员天天守在围堰工地上,与施工部门共同努力,终于找出了适应不同地层的防渗处理方案,保证了一期土石围堰的顺利建成。

1997年的大江截流,是在葛洲坝工程形成的水库中实施的,水深超出一般特大型工程截流水深的两三倍,而最大的障碍是江底20多米的软淤沙。水工模型试验表明,由于深水中高堤重压,截流戗堤进占过程中淤沙滑出,堤头随时可能坍塌。

“这是截流施工的重大隐患!”主持过葛洲坝、隔河岩截流的郑守仁敏锐地察觉到问题。此后一个多月,郑守仁查阅世界水利施工的文献,多次组织专家会诊,终于创造性地提出了“人造江底,深水变浅”预平抛垫底方案。即在正式截流前一个枯水季,用石渣料把截流江段江底的淤沙“压住”,将江底抬高到安全高程。大江截流合龙前夜,记者在合龙现场见到郑守仁,他用“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自己的心情。预平抛垫底方案一经实施,大江截流有惊无险。

三峡工程大江截流设计获国家优秀设计金奖,其技术成果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跻身于1997年世界十大科技成就之列。量大、落差高,而且人工开挖的江底平整光滑,截流抛投材料难以“立足”,施工综合难度世所罕见。出乎意料的是,截流前夕,郑守仁胸有成竹地对外宣称:截流合龙已是胜券在握。自信源于丰富的截流设计经验,源于精心的技术准备。郑守仁带领设计人员对多种截流方案反复比较,最终决定采用建“水下拦石坎”、上下游围堰同时进占等重大技术措施,保证截流顺利实施。

2002年11月6日,郑守仁的预言变成了现实。导流明渠截流成功入选2002年十大科技新闻。

把全部的爱奉献给三峡

1964年,大学毕业的高黛安和郑守仁分配到长委工作。高黛安一直从事导流专业设计工作,如今是高级工程师。夫妻俩几十年如一日比翼双飞在施工现场。

长江水利委员会的本部在武汉。郑守仁和夫人高黛安双双在长委工作了40多年,直到2002年才在武汉安了一个家,但房子装修4年来,夫妇俩从没有在新居里住过一次。

两间14平方米并没相连的房子,一间卧室,一间客厅,没有时髦的摆设,更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这就是郑守仁、高黛安夫妇在三峡工地住了十多年的家。

郑守仁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很多人并不知道,长期以来,他对独生女儿一直藏着一份深深的愧疚。因为夫妻俩工作忙,女儿不满周岁的时候,就被送到远在苏州的外婆家。夫妻俩总说,等忙完了这一阵儿就把孩子接回来。可没想到这一忙就忙了三十余年。三十年来,郑守仁同女儿见面的日子加起来还不到两个月。女儿出嫁大喜的日子,他也没能到场送去一个父亲最温馨的祝福。外婆早已过世,女儿也已在古城成家立业,她的许多同事至今都不知道她还有一位搞工程的父亲。

有一件事是郑守仁心头挥之不去的隐痛。那一年,参加完高考的女儿趁着暑假,兴冲冲从苏州来到葛洲坝,她想亲眼瞧瞧长江上这座最宏伟的工程,分享父亲创业的喜悦。这是父女俩第二次见面,他多想多陪陪女儿,带女儿参观亲手修建的大坝,弥补积淀在心头的父爱。可是每天的工作排得满满的,他就对女儿说:明天吧,明天爸爸一定陪你看葛洲坝。可一直到女儿临走的时候,他也没能抽出时间。女儿带着遗憾离开了工地,噙着委屈的眼泪留下了一句令人心酸的话:爸爸爱工程胜过爱女儿。

无情未必真豪杰。每年的九月十五,这是女儿的生日,郑守仁总会提醒妻子:一块儿吃碗面吧,算是为女儿过生日。对无暇顾及的女儿,对年迈体弱的老岳母,对一直陪伴左右、吃苦受累、多病而又刚强的妻子,郑守仁的心里都有说不出的歉意和感动。为了工程,为了长江,他把对亲人的爱深深埋在心底,把博大无私的爱献给了祖国和人民。

名利对郑守仁这个共产党人来说如过眼云烟。这些年来,他把各种奖金都捐了出去,对不义之财深恶痛绝,对宣传他个人一直保持着低调。

1993年隔河岩水利枢纽提前半年发电,国家重奖有功之臣,郑守仁榜上有名,奖金5万元。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可他分文未取。他将3万元作为前方职工子女读书奖励基金,资助七、八十名孩子求学求知;将1万元支援宜昌市五峰县的小水电建设,帮助解决资金困难;将1万元寄回母校,赞助设立严恺教育基金。1995年,郑守仁又荣膺首批“三峡工程优秀建设者”称号,获奖金5000元,他同样一分未留,恳请长江工会转赠5位水文勘测系统外业退休职工,一人1000元。就这样,郑守仁虽然荣获了17项省部级以上奖励,但数万元奖金一分不剩。

“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从陆水到乌江渡,从葛洲坝到隔河岩,一直到大三峡,三十七载江河路风雨兼程,郑守仁淡泊名利、默默耕耘,对每一项工程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和所有的热情,忘我忘家地拼命工作。他是“献身、负责、求实”水利行业精神的具体化身,他是长江委人受用不尽的精神财富,他是母亲河骄傲的儿子。

历程评述:
郑守仁曾经说过:“做任何事,我都以对人民负责、对历史负责为标准,经我手的工程都必须能够经得起历史的检验。”他的这种精神深深地影响着周围的人。他身边的人不断地感受着这种影响,“郑总是我们的优秀代表,郑总的行为影响了一代人。你看设计单位的三峡工程优秀建设者名单,把其中的任何一个人抽出来,都不愧为劳动模范,他们有各自的事业成就,在人格上、品行上都十分优秀。虽然各人有所差异,但是,他们身上的共性都可以从郑总身上找到源头,大家都是在不断地向郑总学习,榜样的力量真是无穷的。”  文/ 董海旺

[1]

热点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推荐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bet 中央政府网 国资委 全国工商联 中国金融网 国家摄影网 中国新闻社 中国市长协会
上海证券交易所 深圳证券交易所 合击 新华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中国经营网 凤凰网 创业前沿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在线订阅 | 合作联盟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 北京御轩堂传媒广告有限公司 人物周刊杂志社 京ICP备09021502号  技术支持:北京网站制作   创业网 励志名言 家庭农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