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注册新用户 | 忘记密码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读者论坛
封面人物 | 政要人物 | 人物推荐 | 焦点人物 | 一方人物 | 论坛人物 | 人物资讯 | 大家人物 | 金融人物 | 商界人物 | 创业人物 | 感动人物 | 慈善人物
女性人物 | 华裔人物 | 元首人物 | 军事人物 | 时尚人物 | 收藏人物 | 体坛人物 | 草根人物 | 艺术人物 | 历史人物 | 时事资讯 | 健康人物 | 邮箱登陆
    站内搜索: 新闻内容    期刊人物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马连良 须生泰斗留千古绝唱
马连良 须生泰斗留千古绝唱
2012-2-22 11:01:31     编辑:yuxuantang   文字大小:【】【】【】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怜君身似江南燕,又逐秋风望北飞。”这似乎是马连良生命历程的缩写,他一生对于艺术苛刻到精致,对于生活精致到苛刻,一个唱腔,千回百转;一件蟒袍,镶金绣银,当其以繁华声色呈现于舞台,曾让多少心醉神往。

马连良,于1901年2月28日(清光绪二十七年正月初十)生于北京,字温如,京剧老生,中国著名京剧艺术家。民国时期京剧三大家之一,开创的马派艺术影响深远,甚至超越了京剧的界限,是我国京剧界程碑式的代表人物。其人艺海生涯五十八春,其中总有四十几载大红大紫的岁月,与梅兰芳其名,有“须生泰斗”之称。


十年辛苦不寻常

马家是一个回民大家庭,世代信奉伊斯兰教。马连良的父亲叫马西园,性情温和,慈眉善目,恪守教规,一心向主。其母满氏对子女管教甚严。马连良就成长在这样一个慈父严母的家庭环境中,他的性格特征打上了深刻的家族烙印。他之所以后来能成为一代京剧大师,与他出生时的家庭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

同其父辈一样,马连良自幼受到“门马茶馆”里的京戏熏陶。咿呀学语之时,耳朵里就灌满了西皮二黄。适逢有一次看了场真正的大戏。其中有杨瑞亭的《战太平》,崔灵芝和冯黑灯的《因果报》等,年幼的马连良一下子被舞台上的艺术魔力所往征服。从此以后曲不离口,等会的戏多了,戏瘾也越来越大。

家人见他对戏特别“魔怔”,便送他入喜连成科班,师从叶善春,时年8岁。马连良开始学戏较慢,经常挨打,可越打越怕,越怕越学得慢。旁人讥笑他的念白“一嘟噜一块”,口齿不清,有“大舌头”之嫌。险些被扫地出门,正巧名丑郭春山先生来这里教戏,见这孩子哭得可怜,不觉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他帮忙说情,马连良才又留了下来。

马连良在科班里心中总憋着一股劲,恨不得立马成名,一炮而红。于是他刻苦练功,发奋上进。为了摆脱“大舌头”的毛病,他整天拿着一个粗瓷坛子,用嘴对着坛子口大段大段地练念白。每次在开戏之前,无论自己在戏中角色的大小,他总是找时间把这天所要演的剧目从头到尾地“默演”一遍,做到心中有数才踏实。后来他曾对人说:“别人唱过五十遍的戏,我已经唱过一百遍了。”

1916年,马连良已演了不少由他担纲主角的正工老生戏,如《武家坡》、《法门寺》、《雍凉关》等。这年萧长华先生决定复排经典连台本戏《三国志》,其中至关重要的诸葛亮一角决定由马连良来担任。萧先生认为马连良以前在演《雍凉关》时那段二黄导板、回龙转原板的唱不错,可以借鉴。于是重新填词,加工整理,修饰润色,一段新的《借东风》“先天书玄妙法犹如反掌”这样诞生了。这时马连良在台底下已经有了人缘,经此一剧的烘托,把这段《借东风》唱得是落落大方、潇洒飘逸。加之马连良一脸聪慧,扮相出众,宛若孔明复生。受到观众热烈欢迎,马连良终于一炮而红。《借东风》从此成了马连良的代表作,跟随他在舞台上红了半个世纪,人名与戏名就此划上等号,提到马连良就令人想起了《借东风》中的孔明。这年马连良年仅16岁。18岁时由福州北返,声名鹊起,后又灌制唱片数张,风行各地。


须生泰斗 独树一帜

清末“洋务运动”以后,上海成为中国最发达的经济重镇,有“东方巴黎”之称,同时上海也是我国南派京剧的发祥地, 1922年春,上海“亦舞台”来京约角儿,想请马连良去大上海唱上一期,在此期间马连良结识了对其演艺生涯有毕生影响的第一个文人——邵飘萍。邵飘萍对正在成长和发展中的马连良来说,无疑起到了鼓舞和促进的作用。邵飘萍时常与马连良见面,不断地向他介绍各种艺术门类,以提高马连良的艺术修养;解释诗词歌赋,以提高马连良的文化素质。邵飘萍还勉励他要多演能发挥其唱、念、做兼擅的戏,走自己的路。在有人对马连良之京剧艺术改革颇有微词之时,邵先生在《京报》上发表文章,为马撑腰。并题写“须生泰斗,独树一帜”于报端,使马连良大为感动,视邵为良师益友。邵先生对马连良的帮助,无异于齐如山之于梅兰芳、罗瘿公之于程砚秋。1926年4月24日,张宗昌命其鹰犬王琦操刀,邵飘萍先生被北洋政府以“宣扬赤化”等罪名杀害了,马连良不顾背上革命党的嫌疑为邵收尸,许多文人对这位青年伶人肃然起敬。

1930年,北伐战争已经完结,军阀混战的硝烟已渐渐散尽。国家实现了暂时的“大一统”的安定局面,老百姓也开始了休养生息的生活。在此背景下马连良自成一家,创立扶风社,将杨宝忠请到扶风社。叶善春听闻后大喜,称赞马连良“他的胡琴,乔玉泉的鼓,加上刘连荣的花脸,马富禄的大丑,盛兰的小生,好角儿全上你扶风社了,你可是天字第一号的戏班了。”  扶风社不仅吸引大量名角加入,就连普通的龙套演员也愿意来这里。马连良对于艺术的追求近乎苛刻,对来扶风社跑龙套的,马连良有特别要求。第一,上台前必须剃头,刮脸,还要抹油彩化妆。不能像在别的班社一样,灰头土脸地上台,没有艺术美感;第二,必须把棉衣、棉裤脱去,再穿行头,不能在台上显得臃肿、难看;第三,不能穿自家的便鞋,必须穿为他们特制的薄底靴,只有这样才能在舞台上呈现整齐划一、美观大方的效果。正因为如此,扶风社的大旗不仅风靡一时,且红火了几十载,众所周知,在这一行中,往往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扶风社幸而有马连良这种力求完美的态度。

20世纪30年代中期,当时的大量政府人员以及相关的政治、经济机构都搬迁到了南京,这时的北京成了一座典型文化古都。此时的马派艺术不仅在唱、念、做、舞方面,而且在服装、道具、舞台、剧场等诸方面都有了全方位的飞速发展。这期间马连良创排的新戏有《假金牌》、《羊角哀》、《楚宫恨史》,还有流传至今的马派名剧《苏武牧羊》、《白蟒台》和《胭脂宝褶》等。

自从日军占据北京,市面一天天萧条,即便在那个灰暗的时代,马连良也没有停止创新的脚步,把《反徐州》改编成了京剧《串龙珠》。剧中描写了侵略者的残暴行径,表达了人民反抗异族统治的决心,是一出鼓舞民族斗志,共同抗击侵略者的好戏。 继《串龙珠》、《春秋笔》之后,马连良又编排了《临潼山》和《十老安刘》等大型本戏,被誉为三四十年代马派的“四大名剧”。

1937年张君秋加入扶风社,此后,马连良、张君秋、刘连荣(后为袁世海)、叶盛兰、马富禄这五位大角儿,被誉为扶风社“五虎上将”。加上“胡琴圣手”杨宝忠,“鼓界三杰”之一的乔玉泉,这份演出阵容,可称得上空前绝后,首屈一指。戏班所到之处,深受广大观众欢迎。


艺海浮沉几度重

在日伪统治的那时期里,梅兰芳已经蓄须明志,不再唱戏,马连良在客观上,成为了京剧界的领军人物。常言道“树大招风”,名气给艺人们带来了荣誉和财富,同样也招来了是非。1942年的年初,豆腐巷马宅来了一位叫张子文的阿訇,他找到马连良先生,希望能够邀请马连良先生到东北去,为回民中学做义演。回民的事,马连良当然要鼎立支持,可这事儿却偏偏传到了日本人的耳朵里。1942年,恰逢伪满政权成立十周年,于是,日伪竭力所能,想要让扶风社在3月1日“国庆节”前到达奉天进行“祝贺演出”,马连良演了半辈子的“忠孝义节”,自然深知其中的利害,可一个艺人能做到的,只能是一拖再拖。最后有一个日本军官去了,说马连良要不去,我就在你们家剖腹,着实吓坏了马连良夫妇。就这样,软磨硬泡了大半年之后,于1942年的9月,马连良带着扶风社去了伪满,演出筹得的善款悉数捐赠,让沈阳回民中学成功兼并了附近的一所日本学校。然而无耻的伪满当局,为了达到粉饰“满洲国”门面的目的,将这次演出说成是,为了庆祝3·1“国庆节”而来的“华北演艺使节团”。这个强加的名头,成了马连良终身难以洗脱的污点,也成了他心头的伤疤,在以后的各种运动中,被一次一次的挖出来,冠之以各种罪名。也是这场子虚乌有的汉奸案,让马连良倾家荡产,无奈只好赴沪“卖唱”,开始了他漫长的“还债演出”。

1948年的下半年,“淮海战役”即将打响,京沪之间的交通中断,让马连良有家难回,于是,在朋友的建议下,他决定去香港打发时间。当时的香港还只是个南国小镇,马连良没有料到,自己竟在这个弹丸之地上演了一出“走麦城”。迫于生计。马连良接拍了几部电影,一个《借东风》,一个《打鱼杀家》,一个《游龙戏凤》跟张君秋,往日戏台上那股子从容不迫的英气,已经少了许多,更多的是种英雄末路的沧桑。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各地纷纷筹建国营的京剧团,有不少剧团都把目光瞄准了困居香港的马连良。就在此时,台湾也派人到香港来“争取”马连良。台湾方面许诺马连良来台后,将稳坐“国剧宗师”的第一把交椅。马连良最想去的地方,还是自己的故乡北京,1950年秋天,他终于盼来了北京的来信,三女儿马力在信中说,毛主席、周总理邀请他回来。1952年初春,离家整整五年之后,马连良辗转回到了日思夜想的故乡北京,见到了年逾八旬的老母亲,倍感伤怀。他在北京的首场演出定在长安大戏院,戏码特意选择了《苏武牧羊》——“登层台望家乡躬身下拜,向长空洒血泪好不伤怀”,这出他十年前创编的剧目,说的似乎就是他自己,演的就像刚过去那五年。

1952年7月1日,马连良接到政务院总理周恩来的邀请,到北京饭店参加庆祝建党31周年联欢会。周恩来主动安慰惴惴不安的马连良,“马先生,你不要把去伪满演出的事放在心上,你是演员,靠唱戏养家糊口,没有政治目的。”这一番话,顷刻间化解了马连良多年的心结。他决心重整旗鼓,东山再起。同年8月,“马连良剧团”在北京正式成立,与当时各地已经出现的国营剧团不同,马剧团仍然保持着私营,没有月薪,完全以靠演出挣钱,这一体制上的“落后”让马连良很快就吃了亏。

1953年10月,马连良主动报名参加了贺龙率领的“第三届赴朝慰问团”。在那里一演半年,分文未取,谁也没有想到,在回国后不久的另一次慰问解放军的演出中,竟出了一场马军团“要钱”的风波。其实当时已经形成了一个慰问解放军的高潮,艺术家们为解放军演出积极性都很高,而且很多都是不要钱的,即使要钱价格也开得很低。可是马先生却没看清这种形势,他以为已经说好的事就按说好的办,仍按原价去要钱,结果就被批成了拜金主义,在那个时代,一种虚幻的意识形态在笼罩着整个社会,使得每一个人都竞相地,表现得不像真实的自己的,马连良流露出自己真实的要求,真实的愿望,就变成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

1956年,在毛泽东“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春风吹拂之下,艺人们迎来了一段难得的好时光,但无奈好景总是不长,“鸣放”很快变成“反右”,“大跃进”也接踵而至,马连良又一次在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遭到了政治的干扰。眼前一幕幕世态炎凉,已经让这个演了大半辈子正人君子的老生,心头升起了一丝寒意。1959年,一出感人肺腑的《赵氏孤儿》,就在这样的气氛当中,横空出世。

“老程婴提笔泪难忍,千头万绪涌在心。……谁知我献出了亲儿性命,亲儿性命,我的儿呀!抚养着赵家后代根…… ”这是马连良扮演的程婴在绘制“雪冤图”时的一段咏叹。他边画边唱,老泪纵横。其唱腔一改过去华丽圆润,尽显苍茫气韵。《赵氏孤儿》后来到香港演出,亦大获成功。有人认为它可与莎士比亚的悲剧相媲美。《赵氏孤儿》的成功,让马连良重获新生,他以为自己已经融入了新社会,便开始大刀阔斧地排演新戏,他哪里知道,一场铺天盖地的大风暴即将来临。

1959年,为了响应毛泽东“学习海瑞敢说真话,为民请命”的号召,马连良邀请北京市副市长吴晗担任编剧,排演了《海瑞罢官》,该剧在1961年公演之后,毛泽东大为赞赏,还将马连良请到中南海吃饭,以示表扬。

到了1963年,政治风云突变,先是《赵氏孤儿》被江青冠以“毒草”二字,惨遭禁演,紧接着“帝王将相”又被“赶下舞台”京剧进入了大演现代剧的时代,马连良虽然思想上还力求上进,但他必生所追求的艺术,此时已经被政治的洪流彻底淹没。1965年,江青亲自挂帅,开始主抓北京现代戏,马连良、张君秋这样“冥顽不化”的老顽固,很快被一起排挤到了一个小剧团。然而,真正的恶梦还远没有结束。1966年春,“文革”的风暴席卷而来,马连良怎么也不明白,当年毛主席亲自表扬的《海瑞罢官》,怎么就成了这场浩劫的导火索,如何就成了“为彭德怀鸣冤叫屈”,这一阵风,来得那么快,比戏里的还快,他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和编剧吴晗一起成为了第一批被打倒的对象。连续数月的抄家和揪斗,马连良之前的那些“罪孽”被全数翻出,他在绝望中他意识到,这一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几乎在一瞬间,马连良苍老了许多,步伐也变得沉重不堪。

“离店房逃至在天涯路外,我好比丧家犬好不悲凉。”数度惊魂,早已心力交瘁,此时马连良已是有家不能回,就在剧场里头,布景片子里搭了一个小棚住在那里了。端着个碗排队吃饭,张君秋在他前头排队,马连良问今儿吃什么,张君秋说面条,看着挺软和的,您能吃。马连良拿着面条,走着走着,碗就撒手了,那拐杖也掉地下了,他死时那致命的一摔,不幸言中他所演的《清风亭》剧中角色张元秀的悲剧结局,“一阵风,留下千古绝唱。”

马连良去世后,没有按照回民习俗进行土葬,而是被匆匆地火化,他的墓地是梅兰芳夫人特许葬入梅家墓地,当初的墓碑上,没敢写马连良的名字,而只用了他的字号,写着马温如先生之墓。

历程评述:
1979年3月27日,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召开了追悼大会,为马连良平反昭雪,2001年,是马连良的百年诞辰,香山脚下的“马温如先生之墓”终于在朱镕基总理的批示之下,进行了重修,而且墓碑上刻下了“马连良之墓”五个金字。上端还刻有一段阿拉伯经文,意思是“天堂里的花园”。如今,这一处墓园,因为安息着梅兰芳和马连良,也成为了著名的“梨园公墓”来此凭吊的戏迷非常多,他们也大多会此处生这样的感慨,山上这几位要是唱上一出,那可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文/张洁

[1]

热点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推荐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bet 中央政府网 国资委 全国工商联 中国金融网 国家摄影网 中国新闻社 中国市长协会
上海证券交易所 深圳证券交易所 合击 新华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中国经营网 凤凰网 创业前沿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在线订阅 | 合作联盟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 北京御轩堂传媒广告有限公司 人物周刊杂志社 京ICP备09021502号  技术支持:北京网站制作   创业网 励志名言 家庭农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