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注册新用户 | 忘记密码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读者论坛
封面人物 | 政要人物 | 人物推荐 | 焦点人物 | 一方人物 | 论坛人物 | 人物资讯 | 大家人物 | 金融人物 | 商界人物 | 创业人物 | 感动人物 | 慈善人物
女性人物 | 华裔人物 | 元首人物 | 军事人物 | 时尚人物 | 收藏人物 | 体坛人物 | 草根人物 | 艺术人物 | 历史人物 | 时事资讯 | 健康人物 | 邮箱登陆
    站内搜索: 新闻内容    期刊人物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张五常 中国经济制度分析第一人
张五常 中国经济制度分析第一人
2012-10-22 14:13:22     编辑:yuxuantang   文字大小:【】【】【】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这世上像张五常这样的人确实不多,那么思想狂傲,那么学术骄横。但没有办法,一个不谦虚的厉害人仍然是一个厉害人。
张五常教授为现代新制度经济学和现代产权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1959年到洛杉矶加州大学经济系学习,其后攻读硕士、博士学位,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经济系,获博士学位。1969年以名为《佃农理论——引证于中国的农业及台湾的土地改革》的博士论文轰动西方经济学界。1991年作为唯一一位未获诺贝尔奖的经济学者而被邀请参加了当年的诺贝尔颁奖典礼。
1997年张五常教授当选为美国西部经济学会会长,这是第一次授予美国本土之外的经济学家。

引入制度分析方法研究我国经济

张五常于1935年出生在香港,抗日战争时期曾随父母到广西避难,耳闻目睹中国内地农村之艰苦,从小起就希望中国国家富强,人民幸福。其著作《佃农理论》获得芝加哥大学政治经济学奖。他以《佃农理论》和《蜜蜂的神话》两篇文章享誉学界。自1980年代起在香港报界以产权理论分析时局,在中港两地引发回向。

张五常有一头标志性的花白卷发,蓬松着给人一种很愤怒的感觉。他已经77岁,不过他说自己的思维能力还在高峰期。率先将新制度分析系统地运用到中国经济问题研究上的第一人,非张五常莫属了。张五常受著名新制度经济学大师科斯、阿尔奇安和德姆塞茨亲传,与诺斯、巴泽尔共事多年,耳儒目染,一代新制度经济学宗师呼之欲出(科斯在他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演说中多次提到张五常对新制度经济学的贡献。诺斯也多次提到张五常对他经济思想的影响。)张五常对新制度经济学的最大贡献应该是把制度分析的方法系统地引入到对中国经济问题的研究。早在20世纪60年代末,张五常将产权制度的分析方法应用在台湾的土地改革上并创立了“新租佃理论”。

张五常以纯粹的制度分析对中国的农业改革、城市企业改革、中国金融改革及中国腐败等问题都提出了自己的论点。可以说,20世纪整个80年代张五常完全献身于中国经济改革的制度分析、政策建议,其在香港用中文写的《卖橘者言》、“中国的前途”、“再论中国的前途”、“中国的经济革命”等著作一时洛阳纸贵,风流万千,影响了中国整整一代的改革者及青年学子。

在诸多的宏观改革议题中,货币升值、金融风险、失业、贫富差距、腐败、社会福利、民主等,是海外经济学界讨论中国时绕不过去的话题。张五常永不从众,他有着自己坚定的立场,这使他成为中国最有争议的经济学家之一。他特立独行的张扬个性和天马行空的言说风格,又使这种争议更上层楼。他知道围绕自己的争议,他不在乎,“我知道自己是对的”。

博士论文 一鸣惊人  

他早年师从现代新制度经济学大师阿尔奇安和科斯,科斯称张五常是最为了解他的思想真谛的人;他与现代产权大师诺斯、巴泽尔共事多年其思想互相影响与激励;他与大多数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交往甚笃,张五常香港的家往往成了他们进入中国的桥头堡;他多次陪弗里德曼来中国,与国家领导人畅谈中国改革之大要;他也应邀参加诺贝尔奖颁发大典,被奉为嘉宾;他被选为1997—1998年度美国西部经济学会会长,这是第一次授予美国本土之外的经济学家的殊荣,等等。此等际遇,在中文世界的经济学家中,恐怕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但是,这只是张五常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张五常还是中文世界最好的经济学散文家,他的《卖橘者言》风靡一时;他是著名的摄影家,可与香港著名的摄影家简庆福等人一比高下;他对书法艺术了如指掌,在谈到中国各家各派的书法艺术时真是龙飞凤舞,愉悦之情洋溢于表。

1959年起,张五常进入美国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学习,1966年初,张五常以“佃农理论:应用于亚洲的农业和台湾的土地改革”为题作为博士论文的开题报告,并写了十一页的提纲,希望能听取老师们的意见。
《佃农理论》主要是以现代新制度经济学的观点对分成租佃制作出了新解释,推翻了以往的传统理论,建立了“新佃农理论”。其理论的要义是透过某些因素的变动,不管是分租、定租或地主自耕等,其土地利用的效率都是一样。如果产权弱化,或是政府过度干预资源配置时,将导致资源配置的无效率。如果能确定土地为私人产权,明晰产权制度,允许土地自由转让,这是使生产要素与土地发挥最大效率的不二法门。这种由案例实证中演绎出的一般理论后来成了新制度经济学的经典之作。

张五常的《佃农理论》之价值随着时间推移其重要性越来越大,它不仅成了现代合约经济学的开山之作,而且其中的几文在期刊上发表后也成了现代新制度经济学的经典之作。例如,由Edward Elgar出版社出版的经济理论经典文选中的《交易费用经济学》一书,在选出这个学派最有影响与代表性的40篇文章中,张五常教授就有4篇入选,而其中两篇就是本书的主要章节。

经济学家的责任

张五常1997年做美国西部经济学会的会长,这是全球第二大的经济学会。他数了数那些会员,3个里面有1个是中国人。他在美国攻读经济的时候,全校的中国学生只他一个念经济,现在念经济的很多,中国经济学家也多了。“说起来,我在美国长滩教了两年,芝大两年,华大13年,加起来只教过一个中国学生。今天的情况相差很远。”
“中国几千年前的老子、韩非子,都是经济学家,还有其他的,当时可能纸张不便,写不出长篇大论,但比照一下现在的水平,甚至一些拿诺贝尔奖的水平,其思想哲理的重要性还比不上我们的韩非子、老子。”

经济学有很多种。大多数的经济学不走解释世事的路。30多年前他美国的同事说他是经济学家中的经济学家,他说:“这些同事有偏见,认为解释现象才是经济学。当年影响我的前辈都着重于经济解释,今天奇怪地变得很少了。”
他认为经济学家没有责任比有责任好。他说:“知道有些后起之秀说自己有什么责任。他们还年轻,高估了自己的重要性。我认为做学者的最多能做得到的就是解释。解释了不懂我再解释。解释到不想再解释的时候,就不解释了。”
张五常是为了满足好奇心而解释。他说:“有关自己的国家,当然多解释几句了。又没有付钱给我,而付钱给我我很难做。经济政策顾问的钱是最不好赚的。我平生只见过两个朋友赚得舒畅。他们不仅懂经济,也懂政治!”

公认的最厉害华人经济学家

一家名为华尔街电讯的机构最近问卷了270多个经济学者,大家一致公认的最厉害华人经济学家是张五常。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讲的是思想领域的东西没有量化指标,所以,出来的结果谁也不服,要么怎么会有文人相轻的传统呢。
国际上判断一个经济学家是否有地位,一是看国际顶级杂志的论文数量,一是看著名论文的引述数量。这两个指标也算是量化的东西,再有一个,就是让相轻的文人们自己排名,做一个趋势图,点名量最大的就是最牛的人。这次用的是最后一项评比方法。

张五常成为最好的的华人经济学家是一件悲哀的事情。报纸上不敢提这个名字,张五常这样的优秀华人经济学家难以在主流的报纸上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也就无法以学问普世济世。张五常思想狂放,但真理何在乎表现形式?张五常是邓小平改革最坚定的支持者。这个人在西方经济学界对于中国改革的推崇,于这个国家是一笔多么巨大的无形财产。以农村改革为例,毛是合作化,邓是包产到户。两个人的两句话于这个国家来说,是两段不寻常历史。张五常很早论证说,邓的包产到户是一种比较优美的私有化方案。国家占有名义,私人占有土地,一百年不变,既有原则,又留有灵活调整的空间,1980年代开始的这次改革至今仍然是中国社会稳定最坚强的基石。

真理总是那么几句话,看不见的手就是这样一句话。200年前斯密提出看不见的手在管理与分配人类的经济生活,这个手是市场。那时尚没有马克思及其信徒们发起的意识形态分割,但是古典的自由主义对于美的最高赞扬仍然是自由。张五常独崇亚当斯密的学问,那一套东西至今也没有出走看不见的手。他回忆过去20年在改革中,最大的收益是在农村土地改革、物价改革上已经见证了这只伟大的手的力量,为什么还要在国有企业改革、医疗与教育改革上漠视这只手呢?
这是个骄傲的老头,为自己过人的智力优势得意洋洋,对于自己真能扮演的角色和分量,并非不清楚。其实,要是不明白,残酷的现实终究也会让他明白这一点。

被人追捧得最高的时候,在内地到处巡回演讲,到处布道,台下学子无数;门前冷落时,蜗居在一水之隔的香港,在博客上和报章上继续着自己对国内外政策事务的观点和建议,万般滋味在心头。
不管是怎么样的境地,张五常一直坚持自己与众不同的思想行为,敢于在中国的大的经济形势下,喊出自己的声音,这种态度是值得我们支持的。
历程评述:
张五常被认为是新制度经济学和现代产权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在交易费用、合约理论研究等方面作出了卓越贡献。张五常永不从众,他有着自己坚定的立场,这使他成为中国最有争议的经济学家之一。他特立独行的张扬个性和天马行空的言说风格,又使这种争议更上一层楼。
张五常享誉学界,纯粹的经济解释学派,主张经济学的根本是解释经济现象.
现在年逾古稀,不会在乎别人对他的褒贬,他发表的东西都是从理论推导出来,并且以现实为基础。
反对中国搞最低工资标准和经济适用房制度,认为中国工人工资的下限由农民的平均收入决定,政府不应当为了博取名声或者政治上捞分去剥夺贫苦百姓追求幸福的权利,而中国目前的最低工资标准制度,正在发挥很大的负面作用,并非如一般人所想象的那样是个好东西。文/孙哲

[1]

热点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推荐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bet 中央政府网 国资委 全国工商联 中国金融网 国家摄影网 中国新闻社 中国市长协会
上海证券交易所 深圳证券交易所 合击 新华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中国经营网 凤凰网 创业前沿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在线订阅 | 合作联盟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 北京御轩堂传媒广告有限公司 人物周刊杂志社 京ICP备09021502号  技术支持:北京网站制作   创业网 励志名言 家庭农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