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注册新用户 | 忘记密码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读者论坛
封面人物 | 政要人物 | 人物推荐 | 焦点人物 | 一方人物 | 论坛人物 | 人物资讯 | 大家人物 | 金融人物 | 商界人物 | 创业人物 | 感动人物 | 慈善人物
女性人物 | 华裔人物 | 元首人物 | 军事人物 | 时尚人物 | 收藏人物 | 体坛人物 | 草根人物 | 艺术人物 | 历史人物 | 时事资讯 | 健康人物 | 邮箱登陆
    站内搜索: 新闻内容    期刊人物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问题将军”石忠武
“问题将军”石忠武
2013-6-27 10:41:01     编辑:yuxuantang   文字大小:【】【】【】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说起中国军队的军事演习,就不能不提起2006年10月在中原腹地举行的“确山—2006”检验性考核演习。提到“确山—2006”军演,就不能忘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石忠武。

“确山—2006”军事演习,是解放军历史上首次由四总部机关依托院校、科研机构、合同战术训练基地和部队的力量,运用“部队演习评估系统”联合对步兵师进行整建制实兵实弹检验性演习考核。这次演习的副总导演、演习考核组副组长,就是时任总参原军训和兵种部合同战术训练局局长的石忠武。

“确山—2006”军事演习,之所以至今被人们津津乐道,以至于很多军事专家在回顾解放军军事演习、评述中国军队军事训练改革时,总会拿这次军演说事儿,除了“确山—2006”军事演习的开放性和透明度前所未有外,更加令人关注和震撼的是,此次军演首次通过媒体大量“暴露”了中国军队演习中的问题。

 “暴露”军事演习中存在的问题,并通过媒体公之于众以“自揭伤疤”“自我亮丑”,这在中国军演的历史上绝无仅有。也就是从那时起,石忠武这个名字连同他的“问题”,不断闯入公众视线,成为人们关注和热议的话题。

难忘的“确山—2006”演习

当年接受石忠武考核的济南军区54集团军军长戎贵卿(时任某摩托化步兵师师长)回忆说:“当时马上就要进行火力打击了,石忠武突然告诉我机动路线上的桥梁被炸毁,部队需要另择路线开进,急得我直骂娘!”

像这样的临时情况,石忠武设置了很多次。他甚至随身携带一把剪刀,看到没有伪装好的通信线路,立刻就剪;参演部队刚刚搭建好的指挥所,石忠武一个被“敌”发现的“情况”,就让部队连夜灯火管制转移,一夜无眠。一个团指挥所,一晚上被石忠武赶了三次。

那次演习,只要一提起石忠武,参演部队官兵简直“寝食难安、风声鹤唳”。因为频繁“添乱子”“找茬子”“使绊子”,官兵们送给他一个外号:“石黑手”。有的官兵甚至不无“诗意”地说:“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他却用来发现问题”。
“‘确山—2006’确立的一个重要思想就是发现暴露问题。战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哪有完全按计划来的?通过这些临时情况,我们要揭露自己的短板,这样才能让部队有解决问题的决心,知耻而后勇,把弱点变成自己的强点。”石忠武回忆说。
“确山—2006”演习总导演在30分钟的总结讲评中,仅用了不到两分钟讲成绩,用余下28分钟提出了指挥决策准确性不够、实战化演练程度不高、通信联络不够顺畅等八大类问题。在总导演列举的8大类问题中,每一类都有详细的数据和生动的事例:师指挥员先后3次推迟发起进攻,致使一梯队攻击部队在敌前沿停留时间长达50分钟;师申请上级火力支援,但却没有提供打击的具体时间和区域;某新型导弹打击5个目标只命中2个;个别分队在演习中没有架设电台,而是用对讲机和军用手机进行通信……

军演暴露8大类问题的消息经新华社对外发布后,一石激起千层浪,许多媒体转载评论,石忠武和戎贵卿在演习结束后接受中央电视台《新闻会客厅》专访,对主持人提出的有关话题的回答颇为耐人寻味。
“我们把问题暴露出来,既可以对全军部队起到警示和示范引导作用,也说明我们有能力、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一个敢于正视问题的军队,必定成为不可战胜的军队,一个敢于暴露问题并善于和能够解决问题的军队,必定是勇往无前、所向披靡的军队。”石忠武如是说。荣贵卿认为:“今天不去发现问题,明天战场上的问题会更多、更严峻。一支军队不能正视、研究、解决今天的问题,就不可能理性、自信地面对明天的战争。一次演习暴露8类问题,值了!”。

时刻擦亮发现问题的慧眼

2009年,石忠武被任命为解放军工程兵指挥学院院长。面对一群懵懂的学生兵,石忠武寻找问题的态度与以往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2011年6月,还是在确山合同战术训练基地,工程兵指挥学院组织毕业学员综合演练,在这场代号为“先锋—2011”的工程兵混编跨区联训演习中,石忠武的眼睛再次紧紧盯住演习演练中的问题,学员们一切不规范、不符合战场要求的举止行为,都难逃石忠武“法眼”。

运载演习装备和参演学员的专列抵达确山火车站后,演习总指挥石忠武从车尾走到车头,表情凝重地对负责卸载指挥的演习副总导演指出问题:“下车后混乱无序,谁也找不到谁,不知道装卸载的任务、车辆配置、去哪个方向等等,指挥头绪也不清晰:究竟是交给导演部、指挥所还是机关组织。混乱造成了效率极低。”提出要求后,石忠武没有按事先安排去看徒步行军的分队,而是直接前往团指挥所。

他每每要先告诉守卫入口的哨兵,不要像在学校站岗那样背着步枪,“要手持在前面,一旦有情况就能用。”他做了一个双手持枪的动作,“现在是在战场,不是在学校。”
走进宿营地,石忠武先叫停了扫树叶的学员——这样会破坏地貌。然后他说,立刻把密集、整齐排列的帐篷疏散开,这不是一般的野外驻训,实战中,一颗手榴弹就能干掉一片密集排列的帐篷。

正忙着写标语、条幅的学员也不得不停了下来,连宣传板都搬进帐篷。石忠武讲起,他有一次参加部队演习,刚进宿营地,战士们就列队喊口号表示欢迎,“我说别喊别喊,会暴露目标。”
搭帐篷时,qiang支都架在20多米外的空地上,由一名脚上负伤的学员看守。他说,不能用病号看守qiang支。
离开的时候,他回头又环顾营地,叹了口气:“让固定哨离得远点儿,现在还不到5米,至少要200米,不然敌人发现他的时候就发现营地了。”

石忠武说,战争就是一个谜团,没法看得清楚,需要分析、判断,还有运气。要想让演习像打仗,就不能怕暴露问题。你平时安全了,到打仗的时候,你最不安全。只有平时达到极限,战时才可以应对这个极限。
等到学员驻扎完毕,“石黑手”再次“出招儿”:让蓝军冒充媒体记者,学员把蓝军“请”进了部队;随机导调的一个假命令,就让学员们4个连队被成功调动。

演习结束,学员返回学校,首先收到的就是长达5万字的“问题书”——《联训演习问题汇集》。这本5万余字的“问题书”,涵盖该院在此次演习中查找出的9大类128个问题。随手翻阅,在“远程机动铁路输送”条目下,列出“演习一团地爆连卸载时未派出警戒力量,装备遭敌破坏损失过半”等问题,“问题书”中还提出了改进措施。“军校学员,尤其是初级指挥学员,就像一块璞玉,需要不断打磨。通过一次演练,把各种各样的短板和问题找出来,有助于学员素质的提高,也为教学改革提供了依据。”石忠武说。

邀请军事专家共同会诊把脉

2011年7月,石忠武升任解放军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院长。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是一所培养中级指挥军官的院校,学员都来自解放军北部战区的营团级中级指挥军官。
2012年11月,一批学员即将毕业。如何检验学员的指挥才能?如何评价学员的在学院的学习效果?如何检验学院的教学水平?这些问题是石忠武来到学院后思考最多的问题。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于是,一次例行性的但富有考核性、双向检验性的年度军事演习“红星- 2012”拉开战幕。300多名即将毕业的中级军事指挥员,演练了渡海登岛、边境地区反击作战等课题。
经过半天多时间的紧张忙碌,野战指挥所开设完毕。傍晚时分,参演学员分组进入“中军帐”,开始进行战场态势分析和战斗筹划阶段演练。

“中军帐”中,7名学员分别扮演联合战役兵团、空军航空兵、信息保障、陆军航空兵和地面火力协调指挥员,组成的联合指挥机构,开始对“敌情”“我情”进行分析研判。
作为演习总指挥的石忠武和执行总导演、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教授杨宝友一直在场静静地聆听学员们的分析、筹划和研判。面对学员们的慷慨陈词和逻辑混乱、不大靠谱的分析研判,石忠武一直表情凝重地静静地“洗耳恭听”。演练结束后,石忠武和杨宝友耳语一番后,杨宝友起身来到学员面前,对演练情况进行点评,当场指出演练中指挥员不会使用三维地图、对航空兵部队的协调不够到位、地面火力协调跟进缓慢、对战场情况若明若暗、互相之间缺乏配合等7个具体问题。

作为军演考核模式的一种新尝试,这次演习,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邀请北方三大战区、野战部队、跨军种院校等单位的指挥官、专家,对演习进行联合考核与裁决。而在一体化指挥平台上率部“厮杀”的双方,红军是正在接受任职教育的学员,蓝军是学院的教员。
考评结果将记入这些年轻军官的成绩单,对即将回到部队指挥岗位的他们来说,这个成绩至关重要。

在“红星- 2012”军演中,教员不再是“裁判员”,却化身学员的“敌人”,师生对阵,共同接受外来考官多角度的挑剔审视。这些新鲜尝试,看似演习考核模式的微调,却将汇入军队打磨战斗力的革新潮流,促动军队建设的大步推进。
联合考评组的办公室里,红蓝军提交的作战文书堆成小山。几位鬓角发白的高级军官,像批改作业那样细致地标注、勾画。对于演习中指挥员们运用空军的情况“很难称为合格。”空军指挥学院教授申晓青毫不客气地说。他举例说,联合战术兵团指挥部的指挥员不太了解敌我双方的空军兵器,“红方配置的是‘歼轰7’,一些指挥员认为它只能执行轰炸任务,其实它挂上空空导弹就可以进行空战。”再比如,派出陆航部队时,高空要由空军航空兵建立保护地带,因为武装直升机很难应对战斗机的突袭。

面对考官们不留情面的批评,石忠武毫不意外,相反,他认为这正是此次探索的目的所在,“这样才能真正检验学员的能力。”他说,在最后的考核结果中,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自己人”的意见只占30%,“外部评价”是主导性的。  
“战斗力怎么样,不能自己给自己发合格证。自己学校的教员考评自己的学员问题很多。”石忠武分析说,一方面,学员成绩与教学业绩相关,教员们很难完全做到对学员毫不留情;另一方面,考核结果也经常会产生争议,为此甚至一度由学员参与考评,但反复调整仍无法达到理想状态。

 “一次演习能够检验一个单位的全部面貌。”石忠武说,演习不仅检验学员,也应考验教员,而这在“自训自考”的模式中无法实现。 文/刘逢安

[1]

热点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推荐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bet 中央政府网 国资委 全国工商联 中国金融网 国家摄影网 中国新闻社 中国市长协会
上海证券交易所 深圳证券交易所 合击 新华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中国经营网 凤凰网 创业前沿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在线订阅 | 合作联盟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 北京御轩堂传媒广告有限公司 人物周刊杂志社 京ICP备09021502号  技术支持:北京网站制作   创业网 励志名言 家庭农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