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注册新用户 | 忘记密码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读者论坛
封面人物 | 政要人物 | 人物推荐 | 焦点人物 | 一方人物 | 论坛人物 | 人物资讯 | 大家人物 | 金融人物 | 商界人物 | 创业人物 | 感动人物 | 慈善人物
女性人物 | 华裔人物 | 元首人物 | 军事人物 | 时尚人物 | 收藏人物 | 体坛人物 | 草根人物 | 艺术人物 | 历史人物 | 时事资讯 | 健康人物 | 邮箱登陆
    站内搜索: 新闻内容    期刊人物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林家翘 追寻流体力学之美
林家翘 追寻流体力学之美
2013-8-20 16:50:11     编辑:yuxuantang   文字大小:【】【】【】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林家翘(1916~2013年),应用数学家、物理学家、天文学家。生于中国北京。193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曾在中国清华大学、美国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布朗大学等校任教。对近代应用数学和流体力学的发展做出突出贡献。

1916年7月7日,林家翘生于北京,原籍福建福州,其父林凯是清末铁道部文职人员, 伯父林旭是戊戌变法牺牲的六君子之一。林家翘父亲英年早逝, 他由母亲邓氏(著名教育家邓萃英之妹)抚养成人。林家翘自幼聪颖,早岁即崭露头角,1933年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国立清华大学物理系,1937年又以第一名毕业。

莘莘清华学子的幽幽报国心

当时的清华正是梅贻琦掌舵时期,汇集了大批从海外留学归国的著名学者,林家翘所在的物理系就有近代著名物理学家叶企孙、吴有训、周培源等大家。

1933年,初入清华园的林家翘感觉校园像个“世外桃源”。“美丽的校园、草地、建筑、设备,都是富有国际风味的;与那时候北京城内的旧式房屋,颇为不同。”在清华70周年校庆时,林家翘如此撰文回忆:“许多同学,都是在校园中第一次喝到咖啡、红茶,吃到冰激凌,并享受到二院食堂的松软玉米馒头。此外,还有许多中学时代没有见过的东西,如体育馆、游泳池、淋浴室、图书馆。这种环境,对于同学们安心求学工作,很为适宜。”

林家翘回忆,当时的大学跟国外大学的差距较小,清华好几位教授的课都讲得很好,刚从国外拿到博士学位归来的年轻人带来的知识很前沿,学生都很用功。大学一年级时,林家翘选修了萨本栋教授的大学普通物理。萨先生自撰课本,每周一次15分钟小考。

在众多老师中,对林家翘影响最深远的,是后来被称为中国应用数学鼻祖的周培源。当时周培源放弃了长年研究的广义相对论,专心于数学应用到航空上,为中国制造自己的飞机。他不仅在治学态度上影响了林家翘,而且也引导林家翘选择了研究和航空有关系的问题——湍流。林家翘曾感慨:“虽然我最后在学术界的工作方向,并未完全限于大学时代所学;但是这一段求学经验,对于我日后事业的发展,关系非常重大。”

清华毕业后的林家翘,梦想着到美国学习顶尖的科学与文化,以便让中国能够尽快步入现代国家之林。1939年,林家翘与钱伟长、郭永怀等21人同期考取庚子赔款留英公费生。因二战爆发,船运中断,一行人途经日本时受阻,折返回昆明。后来在周培源先生的帮助下,直到1940年林家翘等人才改派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深造。一年后,林家翘拿到了硕士学位,受周培源推荐入加州理工大学学习,在世界导弹之父西奥多·冯·卡门教授的门下攻读博士,在大师冯·卡门的门下,走出了钱学森、郭永怀等如明星闪耀的名字,林家翘在大师的指导下研究流体动力学稳定性和湍流问题。

冯·卡门除了给予林家翘一般性的指导,还让他完成著名理论物理学家和量子力学创始人之一海森堡的论文《关于流体流动的稳定性和湍流》中存疑部分。1944年,林家翘博士毕业时,撰写了3篇关于海森堡问题的博士论文,这些文章后来发表在美国应用数学杂志上。

因为解决了海森堡没有解决的问题,29岁的林家翘从此在学术界声名大噪。获得博士学位时,冯·卡门请林家翘到一家中国饭馆吃饭,把日后成为世界计算机之父的冯·诺依曼介绍给他。当时冯·诺依曼正在做推进电子计算机的用法,冯·卡门把林家翘所做题目拿给冯·诺依曼做,结果相同。海森堡后来评价林家翘:一个中国人运用深刻的数学方法,得到了更好的结果。

博士毕业后,林家翘先去了布朗大学,一年半后被麻省理工学院挖走。1953年,林家翘被评为教授,1966年又从教授升为学院教授。在大师云集的麻省理工,全校100多位教授中能从教授升为学院教授的不超过10人。1962年起,林家翘成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在应用数学领域,林家翘发展了解析特征线法和WKBJ方法,是当代应用数学学派的领路人。他将数学应用到航空和天文物理方面的研究,曾大大推动这两个领域的基础科学进程。在美国,有人将林家翘誉为“应用数学之父”,有人说“他使应用数学从不受重视的学科成为令人尊敬的学科”。

“台湾中央研究院”天文研究所袁旗曾到麻省理工跟随林家翘攻读博士后。林家翘给袁旗留下的第一个深刻的印象,不是他数学研究之高深,而是他物理研究之透彻。袁旗记得,林家翘决不抢人家的研究成果,他甚至一再把密度波的创始归功于林德布。其实,林德布1959年提出的密度波“非常粗略原始”,与林家翘精心构建、演绎出来的理论并不是一回事。但当麻省理工Toomre教授对密度波提出反驳时,林家翘立刻用驻波的概念挡住反驳,后来又用数学物理的框架将密度波概念建立起来,并使之发展成为可证的理论。

在袁旗的记忆中,林家翘是一副恂恂儒者彬彬君子的模样,个子不高,对人和气,一口“京片子”。其夫人梁守瀛是著名飞鱼导弹之父梁守盘的妹妹,夫妇两人同乡。梁守瀛一直在哈佛大学教中文,不仅是林家翘的贤内助,对待学生、晚辈如家人子弟一般。袁旗1966年刚到波士顿时举目无亲,是林夫人的照顾给他带来了温暖。

执着坚守科研与教育阵地

林家翘虽长期在美国从事科学研究,但一直关心中国教育和科研发展。1972年,中美关系融冰之后,林家翘多次回国做学术访问,并邀请众多美国知名专家来华讲学,接受多位中国学者到麻省理工学院深造,为国内培养了一批学者。

林家翘的头衔很多,诸如国际力学和应用数学权威、天体物理学家,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艺术和科学院院士,麻省理工学院荣退教授、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教授。他的一生见证了剧烈变动的中国。在人生的最后10年,他回到了母校。

2002年,86岁的林家翘决定回清华大学定居,当时他的好友、微分几何之父陈省身已在南开大学创办了数学研究所。林家翘说,因为有陈省身的先例,他愿意“落叶归根”,回母校帮忙。为了推进清华大学应用数学研究,他主持建立了清华大学周培源应用数学研究中心,并致力于用应用数学方法进行生物学研究,他认为这个领域“充满了机会”。正如他1965年与清华校友、美籍华裔历史学家何炳棣相见时所说:“要紧的是不管哪一行,千万不要做第二等的题目。”

林家翘的理想是希望清华理学院能重回当年辉煌。据周培源应用数学中心主任雍稳安介绍,归国后,每周一和周四上午,林家翘都要去数学中心上班。2005年起虽然要靠轮椅代步,他仍坚持出席该中心每周的讨论班。他将国家发的生活费全部捐出,2007年卖掉了在美国的全部股票,400万元全部捐给数学中心。

针对国内大学的教育和科研现状,他都强调,国内应用数学和纯数学概念与区别相当模糊,大学将“应用数学”简单等同于“实用数学”,重科技,轻科学。而应用数学的核心是用数学方法解决实体科学问题,在中国它应该成为一门与纯数学有重大区别的独立学科。

林家翘对理想中的博士研究生要求太高:必须承担一个系统而完整的工作,对所在领域有全面的了解,能熟练使用英文撰写论文并和国际同行无障碍探讨。

林家翘对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历史与现状有着尖锐的反思。新中国成立六十年来高等教育的成效甚低,可能与新中国建国之初高等学校院系调整有关。当时中国向苏联学习,将所有的人才集中在一起,解决实际的问题,但不一定是学术的问题,因此可能逐渐远离了大学的主要职责。大学的主要职责应该是教育新的人才,推动新的学术发展,大学应该坚持学术第一原则,不能喧宾夺主。

面对中国学界何时获得诺贝尔奖的问题时,林家翘认为,现在中国大学的发展水平,恐怕还差一点儿,“我觉得,在中国的大学里出一个人,在中国的大学里做研究,并得到诺贝尔奖,这件事情是很不容易的。”当务之急是中国需要一批一流的大学做研究,单纯依靠一两所大学不行,需要大学整体水平提升,“目前国内比较好的大学,如清华、北大、中科大、复旦等这种水平的大学数目要加大,增加到10所左右,才能形成一个好的研究问题的环境。”

在进行校际交流时,应该明确“想了解的知识”和“想制造的东西”之间的区别。关键性的技术可能很难获取,但基础知识则是公开的,无需庞大的资金、人力投入就能走得很深。而“更要紧”、更能带来长期效果的,也恰恰是基础科学的交流学习。当然,自己首先要“练好内功”,达到能与国际同行平等对话的程度,交流合作才能顺利进行下去。

“和国外名校交流时,最重要的就是认识彼此的优势和缺点,取人之长、补己之短。”太过注重实用性、以为“走在尖端和前沿”就是要引入先进技术,这是一种可能陷入短浅片面的看法。原则上先进科学应当与先进技术并重,但此中比例分配是一个比较难决定的问题。因为这个决定要基于国家需要以及人才物力和财政资源的实际情况,而这种情况也随着时代变更。

MIT的“全校必修课”是一个不妨参考的制度。在MIT,所有学生第一年必须全面学习数理化生4门基础科学的知识。“中国的教育很早就开始突出专业性,MIT的全校必修课则是先广再深。”林家翘认为,也许不一定要完全照搬这一模式,但请校外学者客观审视相关领域的教研工作,这个思路是值得借鉴的。

曾以工科成就享誉世界的MIT,如今在理学领域突飞猛进,生物等学科的发展水平更是令人刮目相看,所以和MIT的交流应该理、工兼重,理学方面尤其应该予以重视。

追逐钟爱一生的研究事业

晚年的林家翘深居简出,几乎不接受记者采访。应用数学中心的师生倒是常常可以见到他。在他卧床不起之前,他坚持出席该中心每周的讨论班,不论刮风下雨。人们常常看到他的轮椅准时出现在走廊里。他听完别人的讲座会参加讨论,持续时间通常有两三个小时。

94岁那年,林家翘为清华大学学生开讲座时提出,做科研始终要“赶时髦”关注那些热点的前沿问题。他给学生们题词:“研究自然科学是没有终点的,可以作为一生的目标,及一生的业事。” 文/张洁

[1]

热点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推荐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bet 中央政府网 国资委 全国工商联 中国金融网 国家摄影网 中国新闻社 中国市长协会
上海证券交易所 深圳证券交易所 合击 新华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中国经营网 凤凰网 创业前沿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在线订阅 | 合作联盟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 北京御轩堂传媒广告有限公司 人物周刊杂志社 京ICP备09021502号  技术支持:北京网站制作   创业网 励志名言 家庭农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