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注册新用户 | 忘记密码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读者论坛
封面人物 | 政要人物 | 人物推荐 | 焦点人物 | 一方人物 | 论坛人物 | 人物资讯 | 大家人物 | 金融人物 | 商界人物 | 创业人物 | 感动人物 | 慈善人物
女性人物 | 华裔人物 | 元首人物 | 军事人物 | 时尚人物 | 收藏人物 | 体坛人物 | 草根人物 | 艺术人物 | 历史人物 | 时事资讯 | 健康人物 | 邮箱登陆
    站内搜索: 新闻内容    期刊人物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王蒙 官至文化部长的著名作家
王蒙 官至文化部长的著名作家
2015-9-26 12:01:46     编辑:yuxuantang   文字大小:【】【】【】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王蒙,当代著名作家,原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部长。四十年的岁月沧桑,使他成为共和国文化变迁史的一个标本,而他的命运也是与共和国的命运息息相关。


聪明过人,舌灿莲花


“所谓成长,就是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破灭了, 而另一些合理的科学的理念一步一步变为现实。” 王蒙在他的自传里说。

他是14 岁入党的少年布尔什维克,10 年的基层团干部,22 年的“右派”(其中16 年在新疆), 3 年零5 个月的共和国文化部部长,10 年的中央委员,15 年的政协委员,享受部级待遇的离休干部, 以及写作长达60 年的作家。
他有一些尊号或者注脚:大师(语出莫言)、贯通先生(语出贾平凹)、人精(语出许多人)…… 关于他对某些事情的处理,有过一些争议;关于他的绝顶聪明,毫无争议。
张贤亮讲起一件旧事。某年出访美国,一位希腊裔美国人教他英语,几天后,老师坦率地对他说: 你比王蒙笨多了。此前,这位老师也教过王蒙。
王蒙唯一的文凭是初中毕业时拿到的。因为跳级,他没有小学文凭。他的聪明从人堆地气里来, 首先表现为他的说话。
陆文夫曾对一众作家说:“人家王蒙一个意思能用18 个词儿,你行吗?”河南作家乔典运有言: “瞧人家王蒙说话,领导听着像是在为领导讲话, 群众听着像替群众说话。” 
老作家们戏言:国民党的税多,共产党的会多。50 年代中期以后又有说法:文人口才好,因为开会多。
周扬、胡乔木、丁玲、老舍、冯雪峰、贺敬之、冯牧、林默涵、艾青、吴组缃、臧克家、严文井、康濯……再后来,丛维熙、邓友梅、刘绍棠、张贤亮、冯骥才……新中国的第一代和第二代作家从会场上、从王蒙身边,一一走过。
受丁玲批判的萧也牧,受周扬批判的丁玲,受毛泽东批判的周扬,受老舍批判的刘绍棠,由红卫兵抄家搜出美元开始、以投湖自尽而终的老舍,在图书馆上吊的徐宝伦……都是在他眼前留下过音容笑貌、命运残篇的人。他们曾对着他说话。
在历时54 天、批判“丁(玲)陈(企霞)”的作协党组扩大会议上,23 岁的王蒙听着老作家们激动的发言,“只觉一阵冰凉,又一阵遍体发麻发酥的温暖,如得了虐疾”。他还记得老舍的语言风格,那是老北京旗人的礼数:“丁玲同志,您的态度是错误的……还有您,陈明同志,您的思想是反动的……”批判、检举、检讨,已经成了一种语法和活法。
“文革”结束,四次文代会上,难兄难弟们纷纷亮相。王蒙环顾四周,都是久经锤炼的文艺战士。
后来,则是党内的意识形态之争。“先说是为了布防,后说的才是本意。比方说,一个讲,有很大成绩,但更要看到缺点和问题;另一个讲,有很大问题,但更要看到伟大的成绩。我相信一个生人或懂汉语的外国人在这种场合,一定会觉得两边说的没有差别啊,可暗含着剑拔弩张。为了这点逻辑顺序,我们消耗了多少时间,伤了多少和气,绞了多少脑汁!” 
再后来,是文坛的明暗纷争。“我说话利落, 口齿清晰,喜欢辩论、婉转解释、稍作说明、淡淡一拂或以退为进或及时打住——休兵一笑。我用词力求准确,有分寸,有棱角,自自然然,随机应变而又有所控制。我说过,在政治上我有童子功,我太熟悉咱们的政治语码。同样一句话,我会从25 种说法中找到一种比较恰当的。我不怕反驳不怕攻击,我反应迅速。而更多的时候我明白不反应更好, 我早就明白老子的道理:善者不辩,辩者不善。” 
王蒙渐渐形成了另一套语法:幽默的、调侃的、戏弄的、高天阔地形式豁达暗含机锋的,间或一露尖刻的、骂人不带脏字的。他说,“我原是多情的、敏锐的、梦幻的,时有偏激的;荒诞油滑实不得已, 须让深文周纳者无迹可寻。这里头,既有命运的馈赠,也不无人的变化。” 
90 年代初特殊时期重新登记党员,安徽某诗人曾有暂缓登记的考虑,经过当地领导细致深入的思想工作,王蒙描述为:“没有出现其他情况。” 
至于文人笔战中的身段风度,一方面各显天性, 一方面也是鸡同鸭讲的有中国特色的现代辩论环境的写照:总体质量下降、PM2.5 上升。
韩寒发表了《王蒙的敏感和虚伪》,王蒙回以: “我是新概念大赛的评委会主任,韩寒的出现我有责任。” 
王彬彬发表了《过于聪明的中国作家》,王蒙回以《黑马与黑驹》。因“彼时彼刻扯出黑马有失品格”,一时遭遇众多拍案而起。有批评者看出, 这不仅仅是厚不厚道的问题,也是一个老共产党员党性和立场的一闪而过——其时,当事人未必自觉。
他还有一篇经典之作《训贤侄》,是对官场斗争、政治暗算的回击。在自卫反击方面,王蒙是“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信奉者。他有自察,晚年亦有反省:还是火气大了些,意气用事了些,相逢一笑该多好。他仍然心向他推崇的老庄境界:大道无术、道法自然。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崔瑞芳是王蒙的初恋。一见钟情。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王蒙说,这8 个字会让他落泪,“它是一种生命历程啊”。

因为父亲缺乏家庭责任感,王蒙从小对女性有深切的同情。在自传中,王蒙描写了自己的父亲, 一个曾留学日本的喜欢哲学与咖啡、艺术与科学的晚年绰号王尔巴哈的书生。在全家断粮的情况下, 他得了点钱,先买温湿度计(代表科学),或先给孩子们买巧克力和外国童话书(代表理想状态)。二姨兜头泼向父亲的那锅热绿豆汤以及父亲的应对,长久地刺痛着他。那些又怨又怜又痛的文字出版后,王蒙告诉我,同父异母的弟弟读出了他对父亲的感情。而据崔瑞芳回忆,年轻时的王蒙很少谈论他的家庭——2005-2006 年书写自传的王蒙,将自己的心灵最大程度地打开了;但同时,他仍然必须“向还压在井底的部分真相默哀”。
“我不能对不起她(指妻子),我要让她快乐并因我自豪而不是相反。”而崔瑞芳,“至少有5 件事可与俄罗斯十二月党人的妻子相提并论”。她穿着半高跟鞋去京郊看望在那里劳动的丈夫;跟所有劝她与右派丈夫划清界限的亲人划清界限;当丈夫在电话里告诉她决定去新疆,她立刻就同意了,而且, 一直去到巴彦岱生产大队……那些年里,他们之间唯一的障碍似乎是“江青”——只要提起这个名字, 会影响夫妻生活,用王蒙在自传中的表述:一夜无话。
张贤亮曾对王蒙的不沾绯闻愤愤不平:一个作家,怎么可以没有绯闻!转念一想:最好的女人被他娶到了,你有什么办法? 
1990 年1 月,王蒙发表了辞去部长之职后的第一篇小说《我又梦见了你》。写梦境、青春和爱情, 写一个青年坐火车、坐汽车、放弃等车走着去看未婚妻的旅程,那是1954 - 1958 年王蒙往返于北京- 太原之间的再现。
“你可以有大快乐,事业、社会、人民……这些你都没有了,你仍然可以有小的快乐,跟爱人一起吃西瓜,买到便宜的处理货……如果你想活下去的话。” 
2012 年3 月23 日,崔瑞芳去世,享年80 岁。告别遗体时,王蒙忽然大吼一声:“瑞芳!”


为中国建言献策 


“如果几个派别用不同的观点在那儿谩骂,两边吵得非常凶,有一个人带建设性、理性的甚至于中庸的态度出来,很平和地说,你们不要这么吵了, 咱们坐下来谈谈。也许两边的人会同时骂你,认为你在那儿装腔作势,认为你是一个伪君子。这个说话建言者冒的风险,比他站在某一面谩骂不见得小, 甚至于几派会一块来夹攻。我这一辈子常常品尝夹攻的这种滋味。” 

王蒙说他这辈子捍卫的只有游泳和写作的权利。从1980 年代起,每到夏天,王蒙都会到北戴河、烟台等地写作,他的《踌躇的季节》《狂欢的季节》《我的人生哲学》《青狐》都是在这里打的基础。
“我是中国革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设者、发展者、在场者、参与者、体验者、获益者、吃苦者、书写者、求证者与作证者。我喜欢追忆、咀嚼与研讨中国的问题。不听信各式的信口雌黄,而要痛痛快快地写自己的见解。”王蒙说。
王蒙靠《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震惊文坛,是毛泽东点名保护的文学新人,在1950 年代后期被打成右派,赴新疆16 年劳动改造,1980 年代回到北京后写就《青春万岁》,曾任中央委员、《人民文学》主编、中国作协副主席、文化部长。
“我曾经很欣赏咱们的一个哲学家,就是庞朴教授,他主张一分为三。在拥护与打倒之间,在歌颂与批判之间;在圣人和败类之间,在英明和昏乱之间,都应该允许有大规模的中间地带。” 
王蒙自认为“能够掌握住一个在维护总体体制这样一个方针下面,很直白地发表了许多带棱带角的意见。这些诉求是建设性的,但是它也很有尖锐性”。



81岁拿到茅盾文学奖


第九届茅盾文学奖2015 年8 月16 日下午在最后入围的10 部作品中产生了5 部得奖作品,分别是格非的《江南三部曲》、王蒙的《这边风景》、李佩甫的《生命册》、金宇澄的《繁花》和苏童的《黄雀记》,81 岁的王蒙成了茅奖历史上得奖时年龄最大的作家。

王蒙在得知获奖后一方面觉得“很不好意思, 早就应该有更好更新的作品奉献给读者”,另一方面又很高兴,引用俄罗斯谚语说,“好事不要嫌它晚”。
作为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位重要作家,王蒙一直保持着非常旺盛的创作能力,近年来还时有新作问世。此次获奖的《这边风景》,则是他在被下放到新疆时写就的一部“旧作”,由于后来的政治环境一直没能发表。被家人发现后,时隔30 多年重见天日。小说以新疆农村为背景,从公社粮食盗窃案入笔,用层层剥开的悬念和西域独特风土人情,为读者展示了一幅现代西域生活的全景图。文/ 王帅

[1]

热点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推荐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bet 中央政府网 国资委 全国工商联 中国金融网 国家摄影网 中国新闻社 中国市长协会
上海证券交易所 深圳证券交易所 合击 新华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中国经营网 凤凰网 创业前沿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在线订阅 | 合作联盟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 北京御轩堂传媒广告有限公司 人物周刊杂志社 京ICP备09021502号  技术支持:北京网站制作   创业网 励志名言 家庭农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