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注册新用户 | 忘记密码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读者论坛
封面人物 | 政要人物 | 人物推荐 | 焦点人物 | 一方人物 | 论坛人物 | 人物资讯 | 大家人物 | 金融人物 | 商界人物 | 创业人物 | 感动人物 | 慈善人物
女性人物 | 华裔人物 | 元首人物 | 军事人物 | 时尚人物 | 收藏人物 | 体坛人物 | 草根人物 | 艺术人物 | 历史人物 | 时事资讯 | 健康人物 | 邮箱登陆
    站内搜索: 新闻内容    期刊人物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田文华:从乳业女皇到乳业罪人
田文华:从乳业女皇到乳业罪人
2009-2-16 11:47:43     编辑:yuxuantang   文字大小:【】【】【】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轰动全国的毒奶粉事件终于在1月22日落下尘埃,事件中的主角各自受到法律无情的宣判,其中原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被判处无期徒刑。无需多少时日,人们就会忘掉这个一脸落寞、66岁的田文华。可这段历史注定是要沉淀的。田文华从“乳业女皇”到“乳业罪人”,距离似乎只有一步,正如她给三鹿定义的企业文化:“成功需要做好一切,失败只需一个细节。”


  2008年的最后一天,三鹿董事长田文华被带上了被告席。同日,三鹿集团门头标志在寒风中被拆除,镜头记录下了这一瞬间,一段历史被定格。

  服务三鹿40多年的田文华是三鹿的开创者和当家人,可以说“没有田文华就没有三鹿”。她行为低调,即使在三鹿处于事业之巅,她统领着百亿身价品牌时,她的办公室也不足10平方米,没有红木家具,没有豪华摆设。她躲避各种镜头,她抠门到“复写纸多用了几张,都要计较不休”,“请客吃饭,连菜谱都要亲自过问”的地步。三鹿改制,她让所有正式职工参股,她本人所持股份也不过只有区区1%。田文华本人深深影响了三鹿的企业文化:不以霸道闻名,而更像“鹿”在人们心目中温暖的传统印象。


出身贫困 从小立事


  “往地里拉家肥,臭烘烘的猪粪,我挖一车她就装一车。”田文华大姐田文荣接受采访时说,“那时妹妹才12岁。”
正定县南岗村,距离石家庄市区约30公里。村里田姓人口占到总人口的1/3。1942年,田文华就出生在这里,姐弟7人中她排行老二。唯一的弟弟在前几年去世后,南岗村有其一姐一妹留居。
“田文华?是不是三鹿的那个董事长?听说就是我们村的。”

  在南岗村田文华并不出名,40岁以下的青壮年中甚至有人根本不知道这个人。而与田年龄相仿的老年人,大部分也是在三鹿出事以后从电视新闻中重新拣起了“田文华”这个名字。

  在村里老人的记忆中,田文华参加工作之后几乎很少再回老家,最近一次返乡已是2006年其父去世时,办丧的排场不大,田文华也来去匆匆。

  距离南岗村村民活动中心不远处是田家的老宅,“早就没人了,院里夏天的草都这么高。”一位在墙根下晒太阳的老人边说边比划着。

  在南岗村的田氏宗族中,田文华家的辈分很小,小的几乎是田文华出门见到同族人就得喊爷爷。但有对田文华印象较深的老人回忆说,田文华当年学习很刻苦,成绩也很好,田家子女多,但田文华读的书最多,也数她最有出息。

  田家姐弟7人中,田文华跟大姐田文荣关系最为亲近。作为家里的老大,田文荣并没有获得上学的权利,因为家庭困难田文荣不得不从小在家里帮父母干农活,而把读书的机会让给了妹妹田文华。

  但田文华也很懂事,放学后就抢着帮姐姐干活。“往地里拉家肥,臭烘烘的猪粪,我挖一车她就装一车。”田文荣说,“那时妹妹才12岁。”

  田文华在学习方面的刻苦和努力,使她最终考入了张家口农业专科学校。经过几年的学习后,1966年8月田文华在张家口农业专科学校顺利毕业,于1968年进入三鹿集团前身石家庄市牛奶厂工作,职务是兽医。

  1月11日,田文华的姐夫李连玉在南岗村的家中接受采访时说:“老岳父当年的心愿是想让田文华做一名医生。但因为家里没有钱后来只能让她上这个专科学校。就这样最后事与愿违,当了兽医。”

  “妹妹是懂得感恩的,如今我们都已经是70岁的人了,她还经常把‘为了供我上学,你从小就在家干活,没读过书。大姐!我们对不起你。’这样的话挂在嘴边。”田文荣说。

  参加工作后的田文华很少再回南岗村,也从此淡出了乡亲们的视野。


出了名的节俭

  在回家的路上,一不小心白面撒了一地,她一边哭一边用双手去捧地上的白面。其实,那时她已经快30岁。

  1968年的石家庄市牛奶厂,是一个几间平房的大院子。田文华的工作就是负责给仅有的几头牛和几只羊看病、接生。

  南岗村76岁的田凤瑞老人,对田文华当年在牛奶厂当兽医的样子仍有印象。

  那时石家庄市正在搞建设,需要大量的沙子。田凤瑞赶着生产队的毛驴车往石家庄市区送沙子,路过牛奶厂恰巧被田文华看到,“爷爷!进来坐坐。”田凤瑞说,“离得很远田文华就扯着嗓子喊我。”

  把田凤瑞让进办公室,田文华给他倒了一大碗水。一边让他喝水一边问这问那,“毕竟是一个村的同族,感觉很亲近。”田凤瑞说,“恰巧当时生产队的那头毛驴不知得了什么毛病,不爱吃草。我知道她是兽医就让她给瞧瞧,她看了看,摸了摸,扎了两针后毛驴好了。”

  后来不往市里送沙子了,田凤瑞也再没见过田文华。

  田文华在石家庄市牛奶厂当兽医期间,还有一件事情让大姐田文荣记忆犹新。一次,田文华去粮店买面,那时是凭票供应,田文华买了玉米面和白面。

  她小心地将玉米面放在筐底把白面放在上面。但就在回家的路上一不小心,恰恰把最上面白面撒了一地,田文华当时就心疼哭了。就在大街上,她一边哭一边用双手去捧地上的面。其实,那时她已经快30岁。
 
  田文华参加工作后不久,与在张家口农业专科学校读书时相识的上一届师兄结了婚。结婚几年后,一次田文华回娘家,临走时对母亲说:“我家里碗不够,从您这里拿几个碗吧!”后来果真走时从娘家带回了4个碗。田文荣说:“这是我亲眼所见。”

  也许真的是苦日子过惯了,田文华的节俭是出了名的。直到后来她当了领导以后,还有职工看到她经常到单位的集体浴池洗澡,到单位的集体食堂吃饭,单位用餐的菜单甚至都要亲自过目,节俭方面对单位职工要求近乎苛刻。



低调自信 平易近人

  “很多什么也不懂的人却进了领导层,而一些重点大学毕业、专业知识强的人才却受到排挤、得不到重用,工资仅几百元。”

  固执、自信,为人低调,但有气魄,这是许多老职工对田文华的评价。三鹿集团从村办小厂发展成为中国奶粉业巨头,大部分三鹿员工说:“田文华功不可没。”

  石家庄街头,很多出租车司机和当地市民,在三鹿出事前只知道三鹿和三鹿奶粉,却不知道田文华是谁。

  年产值过百亿、员工4000人的三鹿,甚至低调得没有一套像模像样的家属楼。在三鹿集团总部西侧,8栋八九十年代建设的家属楼集中在路两旁,而三鹿集团一些退休的老厂长、经理就住在这里。

  对于三鹿的今天,他们颇感痛心。他们赞赏田文华给三鹿带来的发展,但同时也惋惜田文华毁了50多年的三鹿品牌。

  一位不愿署名的三鹿集团员工称,田文华做事有魄力、稳重、平易近人,是一位实干家。但在用人方面却不敢恭维。该员工甚至怀疑田是否在用人方面另有难处。

  “很多什么也不懂的人却进了领导层,而一些重点大学毕业、专业知识强的人才却受到排挤得不到重用,工资仅几百元。”该员工举了一个例子,“曾经有一名能力很强的员工因长期得不到重用而辞职去了外地,走时还从厂里带走了许多人。现在在外地发展得非常好。”


倒在利益之下

  据了解,田文华一直非常注重产品质量,她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三鹿质量检查报告。她未必不知道在80年代那个“用纸糊一个冰箱都能卖出去”的供不应求的时期,张瑞敏当众砸掉76台有质量问题的冰箱,“先卖信誉,再卖产品”的故事。她也未必不知道韦尔奇的忠告:你要变成质量问题的疯子,否则质量问题将把你变成疯子。


  可她终究是商人,因为“不赚钱的商人是不道德的”。 马克思早就指出:“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保证被到处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在金钱巨人和道德侏儒的博弈中,田文华选择了企业利益,放弃了公共安全、公共道德。有人分析了田文华当时面临的多种可能:一是田文华虽知问题存在,但怀着侥幸心理,认为少量的三聚氰胺“不是敌敌畏”,没到伤及人命的严重程度,不会出太大问题,没有充分意识到其危害性;二是她可能认为“添加剂行为”是行业潜规则,我也可以这样做;三是担心公布真相后,会使三鹿品牌受到一定影响。

  田文华错了,她的职业信仰最终输给了面对企业存亡和消费者健康时“利己”的选择。她诚心地想救三鹿,想救几万名三鹿职工,可是,缺乏危机公关经验的她却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在残酷的选择面前,“党和人民的信任”变轻了,变得虚无缥缈,想伸手去抓却怎么也抓不住。当她某月发现问题的那一刻,她或许是恐惧了,如果公开宣布产品问题,她难以预测这对三鹿意味着什么,她最终选择了“保守疗法”,也错过了最佳的自救时间和方式。想来,或许“保守”恰是“低调、谦逊”的孪生姐妹吧。

  可她最终选择了隐瞒真相,在明知有危害(尽管她可能没料想到危害如此之大)的情况下继续出售毒奶粉。这正是田文华最大的错误和最大的悲剧。不管田文华昔日有怎样的口碑,她终究是商人。“在我国经济发展的大潮下,许多企业家可能都相信,把企业做大、做强才是硬道理。出于对业绩的追求,一些企业家对道德和法律缺乏敬畏,甚至为此不择手段,缺失了做人最基本的伦理自觉和法律意识。”一位分析人士说。


无言的结局

  在被告席上的田文华十分后悔,对检方的指控,她在陈述时很认真地承认控方指控属实,还流着后悔的眼泪表达了自己的忏悔:“如果能够换回患儿的健康,愿意接受法律任何制裁。”

  审判还在继续,企业家的道德追问还在继续。但是,比关注年近古稀的田文华个人“该不该死”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某些制度“该不该死”。

  不可否认,田文华是中国乳业的罪人。可罪人只有田文华一个?伊利、蒙牛、光明等企业的掌门人是不是?一路绿灯放行“三聚氰胺”、潜规则下潜伏的官员是不是?不作为的官员和质检人员是不是?也许,田文华只是群犯、窝犯、共犯中,那个最倒霉的替罪羊。有人说,比“三聚氰胺”更毒的是“免检制度”这朵“恶之花”,这才是诱导罪人诞生的温床。某种角度上说,比田文华之罪更大的罪,是制度缺陷之罪。

  田文华被判处无期徒刑,一干官员引咎辞职,不能不说,我们也在反思,我们迈出了问责制的一大步。可行政问责不能代替刑事问责。所以,对官员的问责风暴不应该仅停留在行政层面,而应该向法律层面延展。其实,告别田文华很容易,可告别“三聚氰胺”的记忆很难;拆除三鹿的标志很容易,可拆除“结石宝宝”的痛苦记忆很难。新生的不应该仅仅是企业,更应该是制度。

  2008年年初,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新一代婴幼儿配方奶粉研究及其配套技术的创新与集成项目”一举夺得200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打破了中国乳业界20年来空缺国家科技大奖的局面。

  坑害了全国几十万“结石宝宝”的三鹿如何获得这一大奖,如此超标的奶粉怎么样通过质检部门的检测,都没有人知道。田文华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的责任,甚至显得有些无助。田文华站在了审判席上,年近七旬的她将在监狱中度过自己的晚年。与此同时,也有她的同行登台一呼,放言“救救民族工业”,却在丑闻曝光之前大规模抛售个人股票。当三聚氰胺成为全行业的公开秘密时,我们很遗憾地看到,审判席上只有田文华孤独而老迈的身影。(文/刘延吉

[1]

热点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推荐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bet 中央政府网 国资委 全国工商联 中国金融网 国家摄影网 中国新闻社 中国市长协会
上海证券交易所 深圳证券交易所 合击 新华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中国经营网 凤凰网 创业前沿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在线订阅 | 合作联盟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 北京御轩堂传媒广告有限公司 人物周刊杂志社 京ICP备09021502号  技术支持:北京网站制作   创业网 励志名言 家庭农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