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注册新用户 | 忘记密码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读者论坛
封面人物 | 政要人物 | 人物推荐 | 焦点人物 | 一方人物 | 论坛人物 | 人物资讯 | 大家人物 | 金融人物 | 商界人物 | 创业人物 | 感动人物 | 慈善人物
女性人物 | 华裔人物 | 元首人物 | 军事人物 | 时尚人物 | 收藏人物 | 体坛人物 | 草根人物 | 艺术人物 | 历史人物 | 时事资讯 | 健康人物 | 邮箱登陆
    站内搜索: 新闻内容    期刊人物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徐光宪:中国稀土界的“袁隆平”
徐光宪:中国稀土界的“袁隆平”
2009-4-10 14:22:32     编辑:yuxuantang   文字大小:【】【】【】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跟智慧长者对谈,往往有时光止步之感,心静神怡,如坐春风;然而,一幕幕历史画面重现眼前,又让你恍然感到时光逆流,思绪回转。

八十多年前,温润如水的绍兴古镇。夏夜,总有一个孩子举头望向星空。“天上有多少颗星星?人又有多少根头发?”这呓语一般的追问,被大人们浅笑着轻易化解:“天上有无数颗星星,头发数也数不清。”好奇的孩子迷惑了,带着“探个究竟”的执拗,他在十多岁时用纸筒和两块透镜自制了一架望远镜,放飞了探索的目光,也放飞了科学的梦想。

大半个世纪一晃而过,这个望星空的孩子早已找到了问题的答案:“黄种人有10万根头发,白种人12万根,黑种人14万根;银河系有1000亿颗像太阳一样的恒星,整个可见宇宙,大约有100亿个像‘银河系’那样的星系……”

黑发变白头,老人含笑,娓娓而谈。今天的他,已是我国化学界德高望重的泰斗级人物,他和他的团队一路披荆斩棘,带领中国稀土工业昂然跨进世界前列,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传奇”。

他就是我国著名化学家——徐光宪。

“我属于‘举重若重’的一类人”

一落座,徐老拿出的“见面礼”就让我们吃了一惊:四张A4白纸,每页规规整整地编了号,打满了细密的五号字。“我南方口音比较重,怕你们听不懂;所以就按你们发来的采访提纲‘做功课’,先把回答内容自己敲出来了,供你们参考。”八十六岁的徐老把纸双手呈给我们,就像一个上交作业的小学生。

老人打字并不快。想象着他端坐电脑前,一连几小时敲击键盘的情形,我们更加深信他对自己的评价:“如果把科学家分为几类,有举重若轻的,有举轻若重的,那么我都不是,我属于‘举重若重’的一类人。”

在徐老看来,自己挚爱一生的教书和科研,是一切的“重中之重”。“著名爱国艺术家常香玉说过一句话,‘戏比天大’,说得非常好。对我们教师来讲,就是‘上课比天大,科研比天大。’这是一种基本的敬业精神。”

其实,“举重若重”源于敬业,又何尝不是一种自幼养成的性格禀赋。从小,父亲教他计算“鸡兔同笼”,母亲告诫他和众兄妹“家有良田千顷,不如一技在身”,在这样的家庭熏陶之下,小学时的徐光宪就以勤奋刻苦著称乡里。16岁时,为了早日工作养家,徐光宪考入杭州高级工业职业学校,后因战乱转学至宁波高工,在乡下一所破庙里继续学业。靠着白天听课、晚上借路灯“秉烛夜读”的劲头,他啃完了几厚本大学英文教材;高工毕业后,他在上海一户人家做家庭教师,利用闲暇时间去附近大学“蹭课”,终于考取上海交通大学;留校任助教后,他比学生更用功,将亚瑟·诺伊斯《化学原理》中的498道习题和鲍林《量子力学导论》中的习题全部做了一遍……历经家道中落、战火四起、流落异乡等种种周折,他始终保持了“苦读书”的执著与热情。

“徐先生的敬业令我们汗颜。他教学几十年,从来没有迟到过一分钟;他总是要求我们在上讲台前,把准备在课堂上说的话想好,准备在黑板上写的字设计好,讲稿要预先印出来发给学生,但要给学生留有思考的空间。其实这也是他给自己订的规矩啊。”已是北京大学教授的赵深回忆过去,感慨不已。

2003年北京非典期间,徐光宪发表了致北大学生的公开信,谆谆告诫学子们“提高自学能力,在家多做习题”,把他“举重若重”的经验推广开来。他坚信这是治学的必经之路,因为,“我的天分并不特殊,靠勤奋,也能‘笨鸟先飞’,同学们更没有问题。”


“留学是为了报效祖国”

1946年,徐光宪获得了公派自费留学美国的资格,考入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一学期后转至哥伦比亚大学,并获得哥大的助教奖学金。不久,同样攻读化学的妻子高小霞也来到美国半工半读。不到三年间,徐光宪不但取得了硕士、博士学位,而且当选为美国PhiLamdaUpsilon荣誉化学会会员和SigmaXi荣誉科学会会员,接连荣获两枚“开启科学大门”的金钥匙。毕业后,导师竭力留他在哥大任讲师,或推荐他去芝加哥大学做博士后。

就在这时,消息传来:大洋彼岸,抗美援朝开始了,美国即将通过法案,禁止中国留学生回国。徐光宪苦恼了,他想到了令他牵念不已的父老乡亲,想到了新中国成立时他在异国的欣喜,想到了自己立下的宏愿:学成归国,有所奉献。还有,妻子高小霞还有一年就可拿到博士学位了,放弃,她会同意吗?

真正的伴侣,心是相通的。高小霞果断地背上了行囊:“留学为什么?为了学成后报效祖国!”就这样,两人以“回国探亲”为借口取得签证,克服重重阻力,毅然归国。

在新中国,他们很快找到了舞台,夫妻俩双双到北大任教。当时的科研条件跟国外相比可谓天壤之别,徐光宪却工作得充满激情。1951年,他为学生们开设了物理化学课,培养了第一批放射化学人才;新北大成立后,他主讲新开的物质结构课,编写了全国第一本物质结构教材;他服从国家需要调入原子能系统,从事核燃料萃取化学研究,使我国的核工业逐步走上快速发展的轨道……

“那时,人心很团结,能在工作中体会到共同的乐趣。”那段工作,使徐光宪收获了一份珍贵的友谊。“学校新开‘物质结构’课,没教材,教育部指定了四个人编写——唐敖庆、吴征铠、卢嘉锡,还有我。那时,同行们都管他们三个叫‘糖葫芦’(谐音),所以我也常常说,我最好的朋友就是这串‘糖葫芦’。”徐老笑着,忍俊不禁。四个好朋友暑假“隐居”青岛,从山东大学图书馆借来了一大堆书,夜以继日,每人每天写一万余字。结果最后一碰头,总字数超过了100万,才写完原计划的一半!“教育部说,你们人多智慧多,教材装不下,这本只能作为参考书了。那时我讲物质结构已经5年了,有讲义,所以后来就把我的讲义整理修订,作为教材出版了。”

这本“讲义”,就是至今在学界仍享有盛誉的《物质结构》。它于1988年获“全国优秀教材特等奖”,是半个世纪以来,在化学一级学科领域获此殊荣的唯一教材,发行20余万册,在全国沿用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影响十分深远。

“他们把它叫做‘China Impact’(中国冲击)”

“只有置身于稀土元素周期表和稀土4F轨道模型之间,徐先生才会怡然而坐。”了解徐光宪的人如是说。

徐光宪事业的巅峰,是跟稀土工业联系在一起的。1972年,北大化学系接受了一项军工任务——分离镨钕,纯度要求很高。刚刚回到化学系的徐光宪,成了这一研究的领军人物。从量子化学到配位化学,再到核燃料化学,直到最后的稀土化学,这已是徐光宪第四次改变研究方向了。对他来说,“国家需要”始终是第一位的理由。

“这两种元素比孪生兄弟还像,分离难度极大。但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稀土所有国,却长期只能出口稀土精矿和混合稀土等初级产品,我们心里不舒服。所以,再难也要上。”徐光宪和他的团队查阅了大量资料,最终决定放弃国际通用的离子交换法,采用萃取法完成分离。


这是一项“前无古人”的尝试

徐光宪顶住了各界的质疑,打出了一个接一个“漂亮仗”——他建立自主创新的串级萃取理论,推导出100多个公式,并成功设计出了整套工艺流程,实现了稀土的回流串级萃取;他率先办起“全国串级萃取讲习班”,使新的理论和方法广泛用于实际生产,大大提高了中国稀土工业的竞争力;他还和同行们创建了“稀土萃取分离工艺的一步放大”技术,使原本繁难的稀土生产工艺“傻瓜化”,可以免除费时费力的“摇漏斗”小试、中试等步骤,直接放大到实际生产……

世界惊叹了!

那些曾经无视中国的“稀土大国”们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尴尬的现实:由于中国高纯度稀土大量出口,使国际单一稀土价格下降了30%-40%!现在,中国生产的单一高纯度稀土已占世界产量的80%以上,一些长期霸占世界市场的稀土“垄断国”不得不减产、转产甚至停产,一股中国旋风在世界稀土市场上雄劲地刮了起来。

有人说,徐光宪和同事们创造了“中国传奇”。

所有“传奇”,背后都是百倍的辛劳与磨砺。漫长的日子里,徐光宪住实验室、啃干面包,在北京、包头等城市间来回奔波。十余年甘苦尝尽,他回忆起这段日子自豪依旧:“中国稀土强国的地位终于不被怀疑了,他们把这叫做‘China Impact’。”

现在的徐光宪,仍密切关注着国内稀土工业的发展。他呼吁保护我国白云鄂博矿稀土资源,呼吁增强我国稀土生产的宏观控制,呼吁组织“稀土行业协会”……用他的话说,“我有稀土情结,永远解不开。”

“我想,我脑中也要有这样的‘抽屉’”

小时候,徐光宪体弱多病,常去看中医。不曾想,这却让他收获了健康之外的东西。“抓中药时,我看到药铺的柜子上全是小抽屉,上面贴着药名,一清二楚,非常方便。我就想,我以后脑袋里也要有这样的抽屉,把学到的知识分类装起来。”

“抽屉情结”让徐光宪养成了收集资料,并分类做卡片的习惯。现在,他的“卡片”已经装满了五个半人高的文件柜。拉开柜门,是满满当当的文件夹,每个都编了号,细心地贴上了资料类别。

“我用的是自己的分类方法,和现行图书分类法不同。”徐老颇为得意地指着那些编号解说着。我们惊讶地发现,老人的思维触角早已突破了理科范围,向“文理交融”的广阔空间延伸;他现在最大的“日常工作”,就是写一本新的《知识系统分类学》。不管每天日程多紧张,他都要抽出一两个小时来,雷打不动地坐在电脑前写作。

“我把知识系统分为三大子体系。一是哲学宗教。哲学处理精神世界,宗教处理信仰世界;二是文学艺术。它们处理情感世界;三是科学技术,负责处理物质世界。科学技术又分为社会科学、数学和自然科学、文理交叉科学等七个分体系。”

徐光宪的分类法清晰简明,令人耳目一新。翻开他已经写了十几万字的初稿,老人从“建立新的知识系统分类法的重要性”谈起,讲到“知识分类的现状与不足”,再带你回顾“人类知识系统分类的历史发展”……条分缕析中,趣味盎然。


徐光宪虽是知识分类的“业余专家”,研究却可谓深透:“5000年前,世界上只有三门学科:语言、图腾、技艺;2000年,已经增加到5000门;预计到本世纪中叶,应该有20000门学科,其中15000门是等待新创的。中国人至少要创造1/5。你们年轻人要在2050年前担负起创造这3000门新学科的使命,要考虑在哪些领域能够创新。我认为,创新将是在学科交叉的领域里。我对咱们的年轻人很有信心。”轻抚书稿,徐老憧憬着,神情坚定。

徐老的言笑,透出天高云淡的从容之美。这种从容来自他内心的淡定充盈,来自他的健康与快乐。每天,他用散步代替交通工具,信步于办公室与家庭之间,生活波澜不惊,却在一派平和中洋溢出生机与活力。老人自认没有什么长寿的秘诀,能与世人分享的,只有久经历练的乐观与豁达:“我相信,人可以掌握自己的生命;快乐是一种相对的情绪,要有一个参考坐标系;快乐不快乐,就看你的坐标原点怎么定。”(文/武爱军

[1]

热点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推荐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bet 中央政府网 国资委 全国工商联 中国金融网 国家摄影网 中国新闻社 中国市长协会
上海证券交易所 深圳证券交易所 合击 新华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中国经营网 凤凰网 创业前沿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在线订阅 | 合作联盟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 北京御轩堂传媒广告有限公司 人物周刊杂志社 京ICP备09021502号  技术支持:北京网站制作   创业网 励志名言 家庭农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