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注册新用户 | 忘记密码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读者论坛
封面人物 | 政要人物 | 人物推荐 | 焦点人物 | 一方人物 | 论坛人物 | 人物资讯 | 大家人物 | 金融人物 | 商界人物 | 创业人物 | 感动人物 | 慈善人物
女性人物 | 华裔人物 | 元首人物 | 军事人物 | 时尚人物 | 收藏人物 | 体坛人物 | 草根人物 | 艺术人物 | 历史人物 | 时事资讯 | 健康人物 | 邮箱登陆
    站内搜索: 新闻内容    期刊人物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任继愈:中国宗教学体系的开创者
任继愈:中国宗教学体系的开创者
2009-8-17 10:13:17     编辑:yuxuantang   文字大小:【】【】【】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他把总结中国古代精神遗产作为自己一生的追求和使命。他主编的《中国哲学史》作为高校哲学基本教材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哲学工作者。他奉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之命,组建中国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使之成为培养宗教研究人才的摇篮。他主持整理和编纂古代文献超过10亿字……他,就是中国国家图书馆名誉馆长、中国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名誉所长、新中国宗教学研究奠基人、著名学者任继愈。

2009年7月11日,任继愈先生突然西去,举国怅然。任老生前严于治学,为整个中华民族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他为人谦谨坦荡,淡泊名利,高贵的人格令人敬仰。“任老的逝世,是中国哲学界、宗教界的巨大损失”,中国人民大学孔子学院院长张立文说,任继愈是中国用马克思主义来研究哲学和宗教的第一人,也是中国哲学界和宗教界的泰斗。
一个人走了,会带走世间记忆,而一代大师走了,必将留下一种精神。在很多人眼里,任继愈先生留下的是那种皓首穷经数十年如一日、远离名利甘坐冷板凳的治学精神。逝者已去,纪念大师最好的方法,就是继承和学习他的治学之道与为人风范。


“继愈”寓意继承韩愈

1916年,任继愈出生在山东平原县一个殷实的军官家庭,父亲是国民党少将,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继愈”这个名字是入学时老师给取的,取“继承韩愈”的意思,希望他将来在文学上有所建树。

从小,任继愈就爱打破砂锅问到底,而哲学的特性恰恰在于寻根问底。任继愈曾回忆,他从识字到上正规小学,换过很多地方,主要是在鲁南一带读书,而毕业则是在山东济南贡院墙根的“省立第一模范小学”。任继愈说:“从小学到中学,我的成绩并不是很突出,属于‘中等偏上’,但每次我考完以后总要自己检查错在哪里,就像下围棋复盘,哪一招棋是误算或是昏招一样,这是我的一个习惯,所以我所得到的东西并不一定比考100分得到的少。”

任继愈的中学是在北平大学附属中学读的。在这里,他遇到几位对他的一生产生了深远影响的恩师:任今才、刘伯敭、张希之。在他们的影响下,他开始读胡适、梁启超、冯友兰等人的著作,接受更深层次的思想启蒙。更让他难忘的是,这里不提倡“读死书,死读书”,而且对学生的户籍、爱好和身份都不加限制。

1934年,任继愈考上了北京大学哲学系,研究西方哲学。然而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读哲学很难找到一份合适的职业。任继愈说:“当时进哲学系一共有十几个人,最后只剩下三人,我便是其中之一。”

“七·七”事变爆发后,北大、清华、南开三所高校南迁到湖南长沙,后又迁往设在云南蒙自县的西南联合大学。当时正在哲学系读四年级的任继愈报名参加了由长沙出发步行到昆明的“湘黔滇旅行团”。

这次长达60余天、1400多里路的旅程彻底改变了任继愈的人生理想和态度。眼前中国农村的荒凉破败、农民的贫穷困苦,强烈地敲击着年轻的任继愈的心。“最底层的人民承受着战争的苦难,却依然坚贞不屈。中华民族有非常坚定的信仰,有很强的凝聚力。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持他们?”

任继愈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理想如何与眼前的农村现实发生关系。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从西洋哲学转而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与传统哲学。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他探索的脚步从未停止过。

当时的西南联大聚集了中国一批知识精英,最让任继愈怀念的是学校风气比较开放、民主气氛浓厚,每天晚上都有学术报告,讲文学、讲政治,还有话剧团、诗朗诵等。“很多从国外归来的各界人士途经昆明,在此讲学。徐悲鸿曾经在西南联大讲过他的俄国之行,杜聿明将军讲在缅甸攻克密支那城消灭日军的经过,还有一些外国教授如牛津大学的道济教授也来这里讲学。学生们在正规课程之余,不断吸收着书本以外的知识,开阔视野。”这些都为任继愈以后的学术研究和知识结构的拓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凤毛麟角”一生低调

一九五九年,毛泽东与任继愈之间进行了一次关于宗教问题的谈话。当毛泽东听说任继愈在北京大学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进行佛教研究后,便称他是“凤毛麟角”,并表示,宗教问题很重要,要开展研究。

《毛泽东文集》里有一段话:“世界三大宗教(耶稣教、回教、佛教),至今影响着广大人口,我们却没有知识,国内没有一个由马克思主义者领导的研究机构,没有一本可看的这方面的刊物……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写的文章也很少,例如任继愈发表的几篇谈佛学的文章,已如凤毛麟角,谈耶稣教、回教的没有见过。”

这是毛泽东说任继愈是“凤毛麟角”的由来。五年后,任老受命组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并任该所所长。这是中国第一所宗教研究机构。此后一生致力于用唯物史观研究中国佛教史和中国哲学史。

任继愈一生勤奋治学,勇于创新,始终站在学术研究的最前沿。他提倡沉潜笃实的学风,有几分把握说几分话,坚持真理,修正错误。任继愈曾四次译注老子,他认为“昨日之我与今日之我是有差距的”,随着人生经历的丰富,认识也加深一层,甚至修改前面的谬误。

低调、平和,几乎是所有人对任继愈的评价。“他提携后学,关爱年轻学者”,张立文至今记得八十年代初自己一部五十万字手稿的作品请任老作序,“当时可没有电脑,任老就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不仅写了序言,还帮我指出许多不当之处”,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表示,他一直谨记任老的一句话:“年轻人应该有坐冷板凳的精神,才会有学术成就。”
熟悉任老的人都知道,他一生有“四不”:不过生日、不赴宴、不出全集、不当挂名主编。前三项尚好做到,而不当挂名主编,则意味着对种种事务的亲历亲为。任老先后组织领导乃至亲自主持《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中华大典》、新修《二十四史》、《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等多项大规模的文化工程,其中“敦煌遗书”已经出了八十多册,但尚未出完整,不能不引为遗憾。“老人在病重昏迷期间的呓语都是关于开会、改稿的话”,国家图书馆副馆长陈力回忆。

中国社科院宗教所原所长杜继文说,在任老眼中,低调做人、专心学术是学者的本分。2005年,任继愈卸任国家图书馆馆长,改任名誉馆长。他在任18年,是国家图书馆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位馆长。


全方位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学者

回望数十年的学术研究历程,任继愈一直专注于中国哲学史、佛学和儒教研究。在这些方面造诣颇深。

“他是一位全方位的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学者。”任继愈的学生、上海师范大学哲学教授李申这样评价老师。任继愈北京大学哲学系、文科研究所毕业后,从1942年起任教北京大学,开始了22年的教书生涯。

任继愈在领导世界宗教研究所的发展中提出了“积累资料,培养人才”的重要方针。为此,他不仅派年轻学者出国深造,而且在全国各地发现人才、吸纳学术骨干力量,并从国外引入了像徐梵澄先生这样大师级的学者来所工作。

为了中国宗教学科的系统发展,任继愈于1979年在昆明主持召开了全国宗教学研究规划会,成立了中国宗教学会并担任首任会长。

上世纪80年代初,任继愈提出了“儒教是具有中国民族形式的宗教”,一石激起千层浪,因为此观点打破了国内外思想界认为“中国古代无宗教”的普遍观念。

在学术资料建设上,任老主编的《汉唐佛教思想论集》奠定了中国宗教学术界用马克思主义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研究宗教的重要方法论基础。他主编的四卷本《中国哲学史》堪称中国哲学教科书之经典,至今已再版十余次,为全国大多数高校所采用,整整影响了中国当今一代学人。而当代中国第一部《宗教词典》更是为中国宗教学的发展奠定了资料基础、提供了基本研究视域。不得不承认,任继愈对中国宗教学体系的构建及发展有着筚路蓝缕的开创之功。

在担任国家图书馆馆长之后,任继愈仍继续关注、支持宗教学及相关领域的研究和发展,不仅作为社科院宗教研究所名誉所长一如既往地关心宗教所学科建设和全国宗教学的发展,而且还继续担任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并创办了《科学与无神论》杂志。



呕心沥血编纂藏经典籍

任继愈曾先后担任国家图书馆馆长及名誉馆长的职务,许多人都曾经认为那只是一个虚职罢了。事实上,任职二十余年的时间里,任继愈组织了大量古籍整理及信息化工作。任老爱说,“书是让人阅读的,和钟鼎这样的文物不同,现在有些书躺在图书馆里,不整理就不能发挥实际作用。”他最欣慰的是通过多年的努力,让许多孤本、善本得以开发利用,其中最宝贵的就是与《永乐大典》、《四库全书》、《敦煌遗书》并称国家图书馆四大镇馆之宝的《赵城金藏》。

在卷帙浩繁的学术长河中,任继愈认定了古籍整理这项远离名利的苦差使。“对于古籍文献整理,任老有自己的原则。从做选题、写提纲到审读点校,他从不做‘挂名主编’。”任老的学生李申说,每次去国家图书馆任老办公室,都能看到书桌上摞着厚厚的书稿……

虽已过耄耋之年,任继愈先生依然不遗余力、老骥伏枥,为让尘封已久的古代文献焕发出新的神采倾注了大量心血——在他的主持下,总字数过1亿的《中华大藏经》历经十余年完成了107卷;国家图书馆四大专藏之一文津阁《四库全书》也已影印出版;他主持的《宗教大辞典》《佛教大辞典》等工具书填补了新中国宗教研究空白;依托国家图书馆馆藏启动的“中华再造善本”完全仿真影印了500多种珍稀善本;7亿字的古籍文献资料汇编《中华大典》也已走过了十余年:点校本《二十四史》及《清史稿》修订工作也顺利开展……

“在中晚年,任先生做了很多编辑工作。《中华大典》、《中华大藏经》,这是很大的工作,花了他很多精力。把他个人的研究放到一边,去做大量的资料汇集整理,很了不起。”任老的学生李泽厚说。

任老生前的学生告诉记者,任先生去年就发病了,中间出过院,仍然每周两次到办公室上班。“我见到他,是参加《中华大典》 的审稿会,要求我们每人审阅其中的约10万字。他由护工陪着,带来厚厚两大包。那是送审的全部稿件。他说他的意见都在里边。”就在去世前两个月,任先生还仍然坚持星期一、星期四上午去国家图书馆上班。每天仍然坚持四点起床,工作到晚上八点。

任继愈曾表示,编完这些书之后他想做些自己的东西。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文/姚艳芳)

[1]

热点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推荐文章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以自贸区建设
·马哈茂德·阿巴斯 巴勒斯坦人建
·胡歌 从“李逍遥”到“梅长苏”
·陈佩斯 喜剧明星的悲喜生活
·河南张效房 行医70多年的眼科
·倪妮 媚眼如丝的率真女郎
·庞中华 中国钢笔书法第一人
·张帅 浴火重生的网球灰姑娘
·2016全国两会,开启中国治理
·谢尔盖·布林 别样领导的的谷歌
bet 中央政府网 国资委 全国工商联 中国金融网 国家摄影网 中国新闻社 中国市长协会
上海证券交易所 深圳证券交易所 合击 新华网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中国经营网 凤凰网 创业前沿
关于我们 | 广告刊例 | 在线订阅 | 合作联盟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 北京御轩堂传媒广告有限公司 人物周刊杂志社 京ICP备09021502号  技术支持:北京网站制作   创业网 励志名言 家庭农场网